柳宗理:好設計師的必修課

認識這兩位日本民藝大家嗎?

左邊的照片是柳宗悅,右邊的照片是柳宗理

年少時我誤以為這兩位民藝大家是同一個人,名字相像的柳宗悅、柳宗理,是不是翻譯的關係所以中文才寫的不一樣?後來知道這是父子的時候覺得基因真是種神奇的東西(臉盲癌晚期)。仔細看會發現,柳宗悅(父)比較嚴謹,柳宗理(子)比較隨和,看柳宗理的其他照片也會發現,他總是笑臉盈盈,完全沒有大師的架子。柳宗理被譽為日本工業設計第一人,是行業中頗有影響力的泰斗級人物。很多人開始瞭解他是因為“蝴蝶椅(Butterfly chair)”。這款椅子雖然在我們現在的生活中不普及使用,但若蝴蝶展翅欲飛的設計樣式,至今仍讓每一個看到它的人感嘆不已。從圖片可以看到,椅子使用的材料非常簡單,兩片熱壓成形的木板以及穩定椅腳的銅棒和螺絲。簡潔、大方,具有謎一樣的完美線條,好設計是經得住時間檢驗的。這款蝴蝶椅為他贏得了1957年米蘭設計三年展(Triennale)金獎,隨後被MoMA美術館永久收藏。這個“大冷門”獎項讓日本在國際工業設計領域開啟了全新的旅程,半個多世紀後的現在,這個國家已成為世界設計重鎮,這在當時又有誰能想到呢。

柳宗理和柳宗悅有“機械矛盾”嗎?

柳宗理的工業設計藉助了機械時代的技術,而他的父親——在西化盛行時期的民藝之父柳宗悅,則是對機械製作深惡痛絕的。這樣是否矛盾?

我們這一代人是在機械科技普及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與柳宗悅生活時代不同的是,他是在手工業發達的時代感嘆機械科技的傾軋,而我們是在機械製造主導的時代感嘆手工的稀缺。柳宗理恰在兩者之間,民藝被父親支撐起來的同時,科技愈加發展。他也做到了在民藝和科技之間找到那個時代最好的中和點。柳宗理在二十世紀產業規模化的西化環境下長大,曾學習西方油畫,也曾崇拜現代主義設計理論的奠基人、機械美學的創立者柯布西耶,甚至在上南洋戰場時,一度以為自己會死的他,還帶著《柯布西耶作品集》。然而,柳宗理從小就在父親柳宗悅收集的陶瓷、民服、玩具、扇子等普通器具中成長,要說沒有受到民藝審美薰陶,我是不信的。從他的設計作品裡,能第一時間感受到的日本實用之美,這些都是和其父親有共鳴的,唯一不同的是,時代在進步,柳宗理更面對著怎樣讓民藝得到新的生命的問題。每個人都有其時代侷限性,柳宗理的使用機械與其父那個年代所自然產生的機械厭惡情緒,並不矛盾。柳宗悅儲存了民藝的碩果,柳宗理繼承民藝審美,甚至親手設計,將日本設計界帶向國際化。融合了機械技術和日本美學的柳宗理之作,不僅是對父親民藝理論的傳承,更是接受了現代設計理念後,結合新技術、國際時尚以及傳統美學後做出的產品。從時代意義上來說,柳宗理比柳宗悅走得更遠。如今做工業設計的人,多是用電腦進行設計塑型的,而柳宗理是少有的用“手”設計的人。“用手去感受,手上便會有答案,”在他看來,要用手使用的東西,當然要用手來設計。他不畫設計圖,直接用手製作實物大小的模型。要使用的東西究竟有多大、被撫摸的線條走向又如何、使用它的時候能夠產生什麼樣的心情,一切在製作的時候就被考慮到、觸控到,經過反覆的雕琢和修改,最終呈現出最適合雙手使用的作品。電腦設計固然便捷,卻難以有直觀的“使用” 感受,再千變萬化的線條終究比不上雙手構造出來的那種神祕美感。

用手去感覺柳宗理的好設計

用的東西,也要有美感。這就是日本所說的YONOBI(用之美),也是柳宗理的設計觀念。好的設計不但要滿足技術和功能,也要具備日式傳統設計的優雅與恬淡。他的作品從傢俱、燈具、餐具到茶具,每一種都在綻放日常生活裡低調而又獨特的魅力。

這款鍋子或許並不眼生,即便是現在,也是很多日本人廚房小鍋的好選擇,電商平臺上就可以買到哦。

圓滾滾的身體上多出一對“小耳朵”,當同樣形狀的蓋子合上後,再旋轉……小小的透風口就出現啦!這樣貼心的設計,以及流暢的鍋身曲線,有沒有覺得很可愛呢?

不鏽鋼碗

這款不鏽鋼料理碗有直徑 13cm、16cm、19cm、23cm、27cm 幾個不同的尺寸。日本著名產品設計師深澤直人曾說,“柳宗理厲害之處就在於他不凸現個性,但就是自然展露一種個性之美。譬如這個大盆就是最好的例子。”他說的“大盆”就是柳宗理設計的這套不鏽鋼碗。

這是深澤直人在家愛用的日用品之一,“這就是用手創作出來的線條呀,實在沒辦法設計出比它更好的作品。”

這款碗清洗起來很容易,而且觸感滑順喲。

西餐刀

這把西餐刀,簡直就像吃胖了的柳葉刀。這樣憨厚的形狀,真不知道柳宗理是怎麼想出來的。會不會想到日本相撲隊員?兼具龐大的身體以及鋒利的力量。看似普通,又不尋常。

反正我是被萌到了。

冰激凌勺這把冰激凌勺看上去與普通勺子沒有兩樣,但是隻要用用看,就會發現它驚人地順手。往冷飲上,輕輕滴挖一勺,飲品很快填滿勺身並可愛地堆積起來,小口小口地吃著冷飲真是太棒了。和食器白色的瓷器有著日式設計的簡約,杯身上的藍色花紋卻意外地打破了簡單的寧靜。藍色是一種令人安心的顏色,古樸的花紋沒有喧賓奪主,只是錦上添花。這樣淡然的結合,讓人覺得很舒服。這套器具可以承受微波爐這樣的熱度,使用完畢後可以疊起來,不佔用額外空間。象腳椅這款看上去有些笨拙的小椅子,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畢竟嘛,一把小椅能有多神奇。但細看三條胖嘟嘟的椅腿,是不是很像小象腿?笨笨的小樣子看著都有些童心復甦了呢。

圖片來自網路

柳宗理:好設計師的必修課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