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煌上煌:是機構沒吃到肉,還是機構有操守?

4倍“妖股煌上煌

是機構沒吃到肉,還是機構有操守?

文 / 併購重組與資本運作研究組 駱駝

煌上煌(002695,SZ),一個多麼霸氣的名字,讀起來不免使人聯想到“太上皇”,如今還真做起了A股的太上皇,在波瀾不驚、死水一潭的行情背景下,煌上煌走出了逆天行情,從6月初至今不到5個月的時間內,股價從33元漲到122元(復權後),漲幅接近4倍。

那麼這段時間,上證指數是如何表現的呢?2016年6月1日,上證指數收盤2914點,2016年10月26日,上證指數收盤3112點,漲幅為6.9%。

6.9%和400%,相信讀者都能看出,兩者之間還是有一點“小小”的差異,那麼這點“小小”的差異是腫麼產生的呢?是不是煌上煌的基本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呢?今日筆者就帶各位近距離了解這位A股“大神”。

漲停算什麼?漲4倍才停牌自查,又算什麼?

一般般的高送轉套路,已經玩不轉了

今年4月,筆者有幸首次踏上江西大地,在高鐵南昌西站看到了煌上煌的小門店,翻了翻股票軟體確認煌上煌還真是一家上市公司,彼時煌上煌還是資本市場寂寂無聞的小角色,進店轉了轉,產品長相很辣,從小痛恨辣椒的筆者選擇默默的走開。

回想當時自己如果能勇敢一點,品嚐煌上煌產品並感覺美味,出手買入煌上煌股票若干股,可能今日就不用碼字了。所以,不吃辣的人是沒有前途的,但是,又聽說筆者一位朋友,近期因為在股票二選一中與煌上煌擦肩而過,大為惱火,並猛吃十斤煌上煌鴨肉洩憤,所以,吃辣的人也照樣沒有前途。

煌上煌是本年度高送轉的龍頭,這本是眾所周知之事,筆者本無意老生常談,但該事件確實是煌上煌成為“妖股”的引子,不得不提。

2016年3月11日,煌上煌三屆九次董事會通過了《2015年度利潤分配及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預案》,年度分配方案很“正常”:公司擬以2015年度利潤分配方案實施股權登記日的總股本為基數,向股權登記日登記在冊的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1.16元(含稅)。

上述分配方案扔到市場上,相信砸不起一個水花。公司獨立董事也認為該利潤分配議案符合公司當前的實際情況並能有效保護投資者利益,有利於公司的持續穩定和健康發展。

但是,本號剛剛發表過一篇利用高送轉“掩護”重要股東減持的上市公司全名單!(135家),筆者詳細解析了部分上市公司偏愛半年度推出高送轉方案的套路及原因——相信能把自己玩上市的煌上煌肯定也深諳此道,明白老套路早就不稀奇了,還得整點新鮮的。

來看看市值風雲讀者評論,多成熟。

4月12日,煌上煌年度利潤分配方案剛剛實施完畢,6月30日,煌上煌就強勢推出了2016年半年度利潤分配及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預案,這次玩真的:以截止 2016 年 6 月 30 日公司總股本 124,989,282 股為基數,擬每 10 股送紅股 5 股,每 10 股派發現金股利1.25 元(含稅), 同時進行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以公司總股本 124,989,282 股為基數向全體股東每 10 股轉增 25 股,合計送轉374,967,846 股。

10送5,10轉25,還有現金股利,這種豪爽的分配方案在A股20年都是不多見的,但煌上煌做到了。

前後相差僅兩個月,推出天壤之別的利潤分配方案,到底是不是有意為之,筆者呵呵了事,對無端增加上市公司如審計(半年報本不需要審計)、變更等費用行為不齒。

當然,煌上煌的此舉也迅速收到了交易所的問詢函,交易所質疑上市公司是否具備如此的分紅能力,切勿開心一時,落下一身病。

上市公司回覆此方案與公司的盈利能力相符,那麼煌上煌的盈利能力究竟如何呢?

二、實現上市的小目標之後

公司經營到底多美好?

2012年9月5日,煌上煌在深圳中小板上市,首發募集資金8.46億,超募資金5.15億,當年利潤9700萬。

但是,從上圖可以看出,煌上煌的業績在上市第二年衝上峰值1.22億,從此進入座標對稱走勢軌道,上市前節節攀升,上市後節節敗退,上市公司老闆都是處女座,講究完美對稱,左邊是什麼樣的,右邊必須也是什麼樣。

鉅額的超募資金也極大的降低了煌上煌的資產負債率。東方財富軟體顯示,煌上煌僅在上市前一年度2011年資產負債率為35.54%,以後逆天的進入個位數水平,2012、2013、2014連續三年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82%、4.78%、7.38%,僅2015年又勉強超過兩位數達到15.29%。上市以後,公司各年度期末賬上現金基本保持7億左右的水平,不折不扣的土豪。

毫無疑問,煌上煌的財務槓桿率低,財務風險很低,經營穩健,是一家質地不錯的上市。但結合上市以來的業績表現,上市公司的發展空間似乎也比較有限,抑或是公司上市的小目標已實現,手握大把現金的煌上煌失去了原有的動力。

而根據筆者食品、農業行業的從業經驗(董祕解讀險資舉牌伊利“鬧劇”:萬科才是真肥肉,我們只是摳腳大漢),該行業是一個利潤水平較低、充分競爭的行業,區域差異很大,產業鏈上下游差異很大,而煌上煌從事的環節已經是該產業鏈上利潤水平較高的一環,發展至今,市場已有較大的瓶頸。

面對公司股價摧枯拉朽式的暴漲,控股股東一家四口自是其樂融融,每天掏出計算器算算新身價,然後對著太陽樂得露出後槽牙——而公司經營層可能就不那麼開心了,尤其面對今天的股價的時候。

2013年11月,公司借上市之利,推出有業績考核指標的股權激勵方案。也對,錢也募來了,公司如果還像上市前一樣的業績,您這不是挑戰上市規則嘛(當然,姿態還是要擺的,不然又怎麼解釋上市之後業績節節敗退這事呢?)。

那麼股權激勵計劃的考核指標是什麼呢?2013年度淨利潤相比2012年的增長率不低於15%,2013年淨資產收益率不低於7.5%;2014年度淨利潤相比2012年的增長率不低於32%,2014年淨資產收益率不低於8.5%;2015年度淨利潤相比2012年的增長率不低於52%,2015年淨資產收益率不低於9.5%。講真,這激勵指標還是“蠻給力”的,給自己壓了千斤重擔!

結果大家也都知道了,煌上煌僅2013年完成了考核指標,管理層也僅拿到了首期股票。話說,2013年的股票實際是白白送給管理層的。細心的讀者可以發現,股權激勵計劃是2013年11月推出的,離2013年度結束僅剩下1個月,2013年度的財務指標基本已經確定,再去定考核指標,您說能實現不了嗎?

不過話說經營層要早知今日煌上煌的股價,當初就是冒著狂風暴雨親自沿街叫賣鴨肉也要完成考核指標啊。

三、誠徵好故事,支撐高股價!

故事在路上?

實事求是的說,從近幾年的業績表現來看,煌上煌也算是經營穩健的公司,且每年有不錯的分紅。這個必須給人家一個肯定的眼神,不能冤殺一個優秀的上市公司。

煌上煌的實際控制人為褚建庚、徐桂芬、褚劍、褚浚等一家四口,持股比例60%左右,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全家市值近百億,每年幾千萬的分紅,全家衣食無憂,不亦樂乎,但是自上市以來控股股東頻繁的質押股權。

一般來說,控股股東質押股權通常是幫助上市公司融資,但從前面的分析來看,煌上煌根本就不是缺錢的主,資產負債率也是灰常的低,而控股股東如此頻繁的鉅額質押股權融資到底要組撒呢?

在此,解釋一下,股東質押股權屬於個人行為,只要不違法違規本也無可厚非,可是筆者意在分析控股股東還有何佈局,分析一下控股股東的工作重心——根據一般研究員的“先射箭、後畫圈”的研究套路,我們們總得給122塊錢的股價尋找一個合理的故事啊各位。

根據公司2015年報披露,僅年報披露的非食品類關聯公司就有十幾家,業務主要涉及房地產、酒店運營、溫泉開發、金融投資等產業,很顯然,這些行業比食品要有趣的多。

四、是機構沒吃到肉,還是機構有操守?

高處不勝寒

煌上煌6月30日披露逆天的利潤分配預案,而從公司股票走勢看,6月初股票已經啟動,預案披露當天,煌上煌的股價已經達到2015年股災前的位置,到底有沒有人先知先覺?誰再這波行情裡賺到了錢?

2016年一季報,有兩家機構,而且沒撈著多少錢,在二季度、行情啟動之初,就已經被三振出局了:

2016年二季報。機構已經換人了,新進了兩家:

2016年三季報,除了新進的中央匯金,其他機構股東全部出局,剩下清一色的個人投資者:

各位,一定要留意煌上煌下一期定期報告(2016年年報)裡的十大股東變動了——這波上漲幾乎沒有機構吃到肉(也許說明很多機構堅守了價值投資操守),但是如果有機構敢在這之後高位接盤的話,應該屬於“雷鋒型機構”了,或者就是來打掩護托盤的,要對他家的產品小心為上。

在公司基本面未發生任何變化,股市行情毫無起色的情況下,煌上煌僅憑“切蛋糕”的遊戲就完成了要在超級牛市裡才能完成的市值管理,讓人不勝羨慕,不知道多少市值管理狗又要跪舔了……

然而,誰知回到股災前的57元僅僅是起點,煌上煌股價隨後勢如破竹,截止10月27日收盤,煌上煌繼續封住漲停,報收121.9元(復權),從6月初計算,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漲幅近400%,從10月10日至今半個月的時間,漲幅近200%,其泡沫令北上深房價汗顏。

高送轉之前已經有了一波漲幅很大的快速飆升。但是誰也沒想到,後面還有更大的。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煌上煌控股股東董監高的股票除了因董監高任職而受限的情況外,已經處於全部解禁狀態,“水閘”隨時可能開啟洩洪。

不過,這個價位,大宗交易估計是沒人接盤的。

END

以上內容為市值風雲原創

未獲授權轉載必究

合作、約訪、投稿

請聯絡郵箱:[email protected] /

“妖股”煌上煌:是機構沒吃到肉,還是機構有操守?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