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核潛艇之父”登央視王牌節目,曾隱姓埋名30年

這是央視王牌節目

“開講啦”開播4年來最年長的演講者

主持人撒貝南

這是他聽過的最震撼

最讓人心情久久無法平靜的演講

而老人說這麼長的演講

可能是這輩子最後一次了

黃旭華院士

中國第一代攻擊型核潛艇戰略導彈核潛艇總設計師

被稱作“中國核潛艇之父”

他首次公開了中國研製核潛艇

那些隱祕、艱辛、又無比壯麗的往事

▲ 091漢級攻擊型核潛艇

中國核潛艇研製往事

以下內容為黃旭華院士親述

1、毛澤東的憤怒

中國核潛艇的研製,最開始寄希望於蘇聯人。

1959年10月1日,赫魯曉夫訪華,中國國家政府向他提出對中國核潛艇研製提供技術支援。赫魯曉夫傲慢地迴應:核潛艇技術複雜,花錢又非常多,你們中國搞不出來,只要我們蘇聯有了,大家建立聯合艦隊就可以了。

毛主席聽後憤怒地站了起來,揮動著他寬大的手掌,說:“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

為此,我們中國人走上了獨立自主研製核潛艇的道路。

2、從學醫到造船

▲ 青年時代的黃旭華

我原本的志向是和父母一樣學醫,1944年夏,日軍攻佔長沙,西南大撤退開始。我徒步走了幾天的山路趕往已經搬遷到重慶的學校,一路都有日軍戰機的轟炸,有時要在山洞裡躲整整一天……

當時我心裡就很憤怒,一個沒有國防的國家,連一張安靜的書桌都放不下,我不學醫了,我要去學航空學造軍艦。之後,我就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學造船系。

3、舊雜誌裡翻出的設計圖

▲ 第一代核潛艇工程四位總師合影

(左起趙仁愷彭士祿黃緯祿、黃旭華)

1958年,國防科委組建,我們組成了研製導彈核潛艇的29人的小隊伍,平均年齡不到30歲。

當時國家連造個拖拉機都不容易,科技水平、工業生產能力低下,而更大的困難是缺少相關人才和專業知識,手頭上沒有任何資料可供參考。開始大家都以為把核反應堆安到常規潛艇上就是核潛艇,後來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怎麼辦,大家就從國外浩瀚的報刊雜誌裡找,尋找保密極高的核潛艇相關資料,用大海撈針的方式拼出了美國核潛艇的總體佈局。

4、用玩具研究核潛艇

▲ 研發核潛艇時用的算盤

拼出來的核潛艇設計圖誰也不敢肯定靠不靠譜,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們弄到了兩個美國“華盛頓”號核潛艇的玩具模型,大家如獲至寶啊,拆解分裝了一次又一次,結果發現跟我們推演出的設計圖基本一致,大家高興壞了!

那時候沒有電腦,所有資料都靠算盤和計算尺,我們分兩組算同一資料,如果兩組算出來資料相同則沒問題,如果不同就要重新來過,直到資料相同為止。

5、磅秤稱出來的核潛艇

▲ 091型核潛艇吊裝魚雷

潛艇的重心和重量直接關係它的不沉性,所以要求特別苛刻。我們沒有高科技手段控制,就想了個“土辦法”——在船臺入口處擺了個磅秤,只要拿進船臺的不管是什麼都要過稱並記錄在案;同樣的,施工過程中拿出船臺的任何東西也要稱一稱……

幾年來天天如此,我同事稱之為“斤斤計較”。

6、極限深潛創歷史

▲ 1988年初,404艇極限深潛成功後,62歲的黃旭華興奮飛奔……他也成為了世界上核潛艇總設計師親自下水作深潛試驗的第一人。

核潛艇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步是極限深潛,一張撲克牌大小的鋼板要承受一噸多海水的壓力。

因為之前美國長尾鯊號核潛艇在深潛時“全軍覆沒”的事故,大家都很擔心,有人寫了遺書給家人,現場的氣氛很悲壯,大家甚至唱起了那首“血染的風采”。

我一看就決定自己親自隨潛艇深潛:我是總師,我要對潛艇負責,對艇上170名同志負責……試驗成功後,我寫了幾句詩:花甲痴翁,智探龍宮;驚濤駭浪,樂在其中。

7、30年隱姓埋名的奮鬥

黃旭華和妻子女兒的合影

從1958到1986年,我沒有回過一次海豐老家探望父母。

30年中,我和父母的聯絡只有一個海軍的信箱。父親去世,我也沒回家……他只曉得我在北京工作,從來不知道我在什麼單位,在幹什麼。

直到1987年,上海一家雜誌發表了一篇關於我的報導,我把雜誌寄給了母親。後來聽我妹妹講,母親看了一遍又一遍,滿臉都是淚水,她特地把家裡的子子孫孫叫到一塊,說:‘三哥的事情,大家要諒解。’”

8、無悔人生

我非常愛我的夫人,愛我的女兒,愛我的父母。但是我更愛國家、更愛事業、更愛核潛艇,在核潛艇這個事業上,我可以犧牲一切!

試問大海碧波,何謂以身許國

青絲化作白髮,依舊鐵馬冰河

磊落平生無限愛,盡付無言高歌

值班編輯:潘小員

原創作品 轉載請聯絡「當代海軍」(微訊號:ddhjzz)

合作電話:010-66960374

“中國核潛艇之父”登央視王牌節目,曾隱姓埋名30年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