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志願軍最高被俘軍官的坎坷命運

朝鮮戰爭的第五次戰役,由於眾多原因是志願軍損失最大的一場戰役。在此之前美軍俘獲我軍戰俘僅為200餘人,自第五次戰役後,我軍被俘人數劇增,一下高達萬餘人(有很大一批是來不及撤下來的傷員)。僅180師就有近5000官兵被俘,其中志願軍最高被俘軍官是60軍180師政治部主任吳成德,這也是整個朝鮮戰爭中我軍被俘的唯一高階軍官,此外此戰180師還有一些團、營、連、排級幹部也相繼被俘,這不能不說是朝鮮戰爭中志願軍的一個巨大損失,至少這對志願軍高階指揮員的信心上是一個打擊,所以才會由原已計劃好了的第六次戰役遲遲沒被打響,最後因多種原因擱淺。

讓我們今天以公正、客觀的心態來看吳成德,這個昔日出身於一名教員的極具傳奇色彩的高階戰俘,從作戰到被俘以及遣送國內歷經種種磨難的整個過程,都不能不被這個大無畏的的英雄始終秉承軍人本色,堅持原則、英勇無畏地對敵鬥爭所感動。 吳成德從始至終都無愧於軍人的光榮稱號,鐵血丹心,昭日可鑑。

180師在第五次戰役第三階段由於先後承擔對敵攻擊、戰略掩護、撤退過程時又接到軍部多封急電,臨時加上了掩護上千名友軍傷員的任務,延誤了返回的最佳時機,最終被美軍重灌甲部隊合圍。後師長親率500多名骨幹人員,丟下大部突圍,吳成德當時也在突圍隊伍中。在突圍時由於遇到了400多名志願軍傷員,吳成德率一些警衛人員脫離了師指的突圍隊伍,選擇了與這夥傷員在一起突圍,結果再次錯過了擺脫敵軍的最好時機,這支部隊不幸成了突圍隊伍中最為艱難的一支隊伍,在與敵軍、飢餓和艱苦的環境頑強鬥爭的過程中,隊伍由於戰鬥犧牲、疾病、飢餓等種種原因又逐漸分散行動。吳成德與他身邊的33戰友,在語言不通、地形陌生、斷糧斷彈的敵後仍堅持游擊戰達14個月之久,多次成功設伏敵軍車隊,消滅了20多個敵軍,最後吳成德與所剩3人於1952年7月10月因彈盡糧絕下山尋糧,終因體力不支不幸被早已嚴陣以待的美軍生俘,有一戰士在生俘時手榴彈後蓋已經開啟,但已經無力拉弦。

被俘後吳成德為保守機密,始終只承認自己是一名普通的志願軍伙伕,為此遭到美軍的種種折磨。後美軍已經認定他就是吳成德,是所俘獲的志願軍級別最高的軍官,有很大的利用價值,就威逼利誘他去臺灣,吳成德不惜以死抗爭。一天他用背心套帶上吊自殺,結果因套帶不結實掉了下來被敵人發現。他又產生越獄的想法,並利用一個雨天的後半夜,從小窗戶鑽出去,爬出鐵絲網走了二三百米遠,但不巧被大鐵網周圍的衛兵逮住,將他捆起來毒打一頓,並釘上了手銬腳鐐,又關進了一個水牢,後來的吳成德還曾用絕食來抗議敵人。

美軍對吳成德百般折磨不見效果,就又想辦法軟化和瓦解他:“你只要答應去臺灣,答應刺反共字,就可以獲得自由。”吳成德明確地告訴敵人:“你們不要再打我的主意了。讓我放棄原則來換取自由,那是永遠辦不到的。如果背叛祖國換取自由,就是自由了,也是一個政治上的死人,倒不如我死在這裡。” 後美軍又派來一名女特務企圖拉攏他的感情,但也無功而返。在吳成德被祕密單獨監禁在釜山期間,美軍還曾使用高分貝噪音、強光束照射、超高頻微波刺激等現代化酷刑強迫吳成德去臺灣,吳成德始終寧死不從。朝鮮停戰後美方不得已將吳成德交還中方,1953年9月6日,吳成德與被扣留的138名戰俘乘美軍遣送車到達板門店,返回祖國。

回到祖國的第一個落腳點是遼寧省北部昌圖縣的金家鎮。當時奉命接管這7000多名戰俘歸來人員的組織叫“志願軍歸來人員管理處”,是志願軍管理俘獲美軍俘虜的戰俘管理處改過來的。剛開始的3個月,他們主要是恢復體力、醫治創傷和熟悉祖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發展現狀。此後,開始進行整訓,整訓的主要內容是政治審查和根據審查的結果進行組織處理。政審從1953年11月中旬動員開始,到第二年的8月結束,經歷了動員教育、檢查交待、作出結論和安置處理4個階段。1955年審查結束後吳成德受到了不公正的處理即被開除了軍籍,開除了黨籍,而且連處分決定也沒讓他看。吳成德後多次申訴,要求東北軍區首長接見,更要求到北京面見毛主席,但在當時的特定條件下如同白日做夢,都未能實現,只被安置在遼寧省盤錦農墾局大窪農場任副場長。

吳成德被分配到東北盤錦農懇局大窪農場當副場長這一干就是22年。1975年,吳成德到了離休年齡,他攜妻帶女,回到了山西老家的運城市安家。1980年國務院、中央軍委下達了74號檔案,重新複查處理志願軍被俘人員的問題。1982年3月,瀋陽軍區黨委對吳成德作出複查結論,並經軍委、總政治部批准,恢復吳成德黨籍、恢復老紅軍待遇。1996年3月6日,吳成德逝世,終年84歲。

他病故後,家人意外發現他曾贊助希望工程捐款的收據共達4萬元之多,不知道這位老人可否是在以這樣的一種方式來表達他對祖國的忠誠?僅以此文獻給這位在朝鮮戰場上不幸被美軍俘獲過的老紅軍,願老人家在天堂安好!

抗美援朝:志願軍最高被俘軍官的坎坷命運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