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購”是抽獎還是騙局

近日,位於海淀中關村軟體園的網易大樓迎來一群“不速之客”。由於在“一元購”平臺花費十幾萬甚至數十萬元卻沒有收穫,不少“一元購”的“玩家”來到這裡討說法。近年來,號稱花一元就能博得價值幾千元甚至幾十萬元商品的“抽獎式購物”平臺風靡網路,然而“一元購”不但存在開獎暗箱操作的可能,而且還涉嫌非法博彩,應儘快明確如何監管。

越玩越大

男子半年損失13萬

今年31歲的小盧10月8日就從浙江老家趕到了北京,想為自己損失的12萬元錢討一個說法。據小盧介紹,最多時曾遇到60多名和他相同遭遇者,隨著時間流逝,現在還有大概10個人每天等在電商公司門口。

原本在當地一家賓館從事管理工作的小盧,今年4月第一次接觸到了“一元奪寶”。小盧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當時自己收到了一條網易“一元奪寶”的推廣簡訊。由於之前也曾使用過同一家網路公司的網上彩票軟體,覺得大公司值得信賴,小盧決定嘗試一下。

很快,小盧就成功實現了“一元奪寶”的任務。在平臺花費2000元左右之後,小盧成功購得了價值6000多元的蘋果手機。這讓小盧嚐到了甜頭,之後他花費在這個APP上的錢越來越多,但幸運卻沒有再次光顧他。

據小盧介紹,從接觸“一元購”到現在自己一共損失了13萬多,其中3萬還是自己欠的高利貸。今年9月,因為不斷遭遇高利貸催還款騷擾,小盧只好選擇辭職。結果被老闆發現挪用賓館5萬塊錢,扣了工資後,小盧還欠賓館3萬塊錢。

與此同時,多張信用卡逾期未交的通知單也被送到了小盧手裡,如果再不能還款,小盧可能就要面臨被起訴的問題。小盧說,所有這些錢都被他用來參與“一元購”了,其中“一元奪寶”平臺上損失最大,大約12萬多,其他平臺也有1萬左右的損失。

小盧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一開始都是5塊、10塊地買,後來就100、200地買,結果就越買越大。小盧說,之所以投入這麼多錢,是相信平臺會給自己一個回本的機會。“以前玩遊戲的時候,輸得多了就會讓你贏一點回來,所以我以為‘一元購’也能讓我回點本兒,但我沒想到它會讓你一直輸一直輸。”

據小盧稱,自己認識的幾個人比自己損失更大,其中最多的一個人損失了一百多萬。

“一元購”網站平臺多

各有各的玩法

近年來,“一元購”平臺層出不窮。不僅各大電商先後推出了自己的“一元購”專案,軟體開發商也盯上了這塊市場。北青報記者在某軟體商城搜尋發現,關於“一元購”的APP就有數百個。這些軟體或者以“奪寶”為名,或者號稱“雲購物”,但“一元”始終是不變的宣傳重點。

而在淘寶上,北青報記者也發現了大量“一元購”軟體供應商。只需40元就可以購得一份“一元購”手機軟體的原始碼,花費1200元,則會有專業人員幫忙搭建好一款“一元購”APP,並完成對應網站、微信公眾平臺、資料庫等開發,不需任何電腦知識,就可以自己建立一個“一元購”平臺。

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現有的“一元購”平臺大多采用了相似的規則,即將每件商品按參考市場價平分成相應“等份”,每份1元,1份對應1個購物碼。同一件商品可以購買多次或一次購買多份。當一件商品所有“等份”全部售出後計算出“幸運碼”,擁有“幸運碼”者即可獲得此商品。

但在如何選取“幸運碼”上,各家平臺的計算方式略有不同。以“一元雲購”為例,平臺會選取商品最後購買時間前網站所有商品100條購買時間記錄,按時、分、秒、毫秒依次排列組成一組數值。將這100組數值之和除以商品總需參與人次後取餘數,再加上10000001即為這個商品的最終“幸運碼”。

相比之下,京東的“一元搶購”、網易的“一元奪寶”則計算更為複雜。根據網站介紹,平臺商品的最後一個號碼分配完畢後,會公示截止該時間點本站全部商品的最後50個參與時間,將這50個時間按時、分、秒、毫秒的順序組合的數值進行求和,再與最近下一期中國福利彩票“老時時彩”的揭曉結果相加,計算結果除以該商品總需人次後得到的餘數,還要與原始數10000001相加才能得到最終幸運號碼。

缺乏第三方監管

如何保證公正性

瀏覽“一元購”網站不難發現,熱門“一元購”網站往往會選擇電子產品甚至汽車來作為出售商品,這些商品普遍價格較高,動輒幾千,甚至上萬,對於普通消費者來說,如果能夠只花1元錢就購得這些商品,確實是一個不小的誘惑。但這種帶有博彩性質的電商形式此前已經引來眾多質疑的聲音。

有的“一元購”網站存在欺騙的嫌疑,以某款自拍出眾的智慧手機為例,官方旗艦店價格為5999元,但在“一元購”平臺,同款手機的促銷價也要6599元,相比原來價格高了10%。

此外,“一元購”平臺還曾被報導稱存在指定中獎人、使用機器人蔘與奪寶等問題。對此,網易北京電商事業部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回覆稱:“我們在產品功能、形態方面做了新的調整,對於使用者在平臺上的消費進行了相應的保護與限制,並且積極推進實名消費認證。”這個調整還包括新上線的“客戶理性消費保護機制”,針對使用者不同的消費行為進行不同等級的消費限制。其否認了之前曝光的系統指定中獎結果等“作弊”問題。

在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看來,購買者花費1元購買的是1個抽獎號碼,只是抽獎的機會,而不是直接進行購買商品,雙方之間形成了一種類似於射幸合同法律關係,但不能稱為真正意義上的射幸合同關係。其行為涉嫌以抽獎方式變相博彩。

韓律師介紹說,目前我國法律法規還沒有針對“一元購”平臺的具體監管機制,絕大多數“一元購”平臺處於“封閉”狀態,遊戲機制完全由平臺制定,是否嚴格按照遊戲規定選擇幸運碼,完全依靠平臺自覺性,公平性難以保證。為了使“一元購”平臺更加公平透明,建議平臺引入第三方監管。

“一元購”是抽獎還是騙局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