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假延長,是在幫助女性,還是害了女性?

產假延長看似關愛女性,但對女性的根本權益只有損害,這個政策會直接導致女性就業困難和上升受阻。真正的解決之道,或許是讓兩性都承擔生育成本。

童書媽媽寫在前面

童書媽媽的讀者,絕大多數都是媽媽。所以,和女性有關、媽媽有關的政策,都是我們熱切關注的。

二胎政策的出臺,讓很多媽媽都有了新的人生規劃。而最近出臺的產假延長的政策,也同樣如此。

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對一個看似對女性“關愛”的措施,從另一個角度來討論呢?很簡單,有很多的時候,看似是順理成章的政策,很可能反而造成了這個群體的最終的傷害。

就像是“最低工資法”,強行規定最低工資,將會使低於這一工資線的工人失去工作,也會使很多企業經營困難、甚至瀕臨破產。雖然這是經濟學最為根本的常識之一,無數的經濟學家也都反對“最低工資”,但是,這樣的做法卻能夠引起公眾的一片叫好聲。

可惜的是,善意的做法並不等於善意的結果。僅僅從善意的角度,而不是從科學的角度,去制定的政策,最終傷害的,恰恰是這項政策本來要保護的人。這真是一場新的悲劇。

現在,延長產假政策的出臺,是不是也和“最低工資”一樣,其實對女性達到了相反的效果呢?

我們不妨暫時放下感性的情感,利用理性的思維,聽一聽從事人力資源一線工作的專家,也是一位媽媽的思考。

希望更多的媽媽,參與到這個話題的討論。

女性HR的視角:產假延長,不是福利,而是對女性的傷害

文/穆巨集(童書媽媽讀書會成員)

因為從事的是人力資源的工作,所以我對女性就業歧視是有切身感受的。

男女就業的難度差異,從簡歷篩選階段就感受到了,比如目前大熱的IT技術人員:JAVA、前端、PHP,由於人才供不應求,以前不能跨入國企門檻的三本、民辦或者大專生也可以順利入職,但是隻限於男性。女性的求職者,即使是北京郵電大學的碩士研究生畢業,也會因為性別原因,連面試機會都得不到。

延長產假,不是對女性的保護,對女性的關愛嗎?為什麼要說是對女性的傷害呢?

很簡單,市場是誠實的,公司是精明的,資本是逐利的。產假是帶薪假,僱傭一個女性,對僱主來說成本太高了,長時間不上班,企業仍然要負擔五險一金,即使產假結束了,還有每天的哺乳假。

加上我國的現狀,養育孩子這個工作社會化程度很低,大部分的育兒工作由女性來承擔,勢必會讓用人單位認為有了孩子的女性無心好好工作,所有這些因素加起來,都直接導致了女性在職場的競爭力降低。

這種對女性就業競爭力的損害,已經顯現出來了。

廣東將女性產假延長到178天,9月29日,《廣州女大學生就業創業狀況白皮書》顯示,超過九成的被訪女大學生感受到用人單位的性別偏見,女大學生平均要投出44份簡歷,才會得到一個意向協議。廣種薄收,成功率很低。(資料來源:廣州日報,記者林曉麗)

女性是生育者,也是養育者,她們承擔了太多

與男性相比,女性求職就業遭遇更多歧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女性是人口再生產的承擔者。懷孕、把孩子生下來,僅僅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以後的養育問題。

目前來看,大部分家庭的主要養育者是女性;生育孩子的黃金年齡段,同時也是職業發展的最佳時期,女性很有可能因為生育孩子而錯過職業升遷的機會,並進而影響女性的終身發展,因為育兒不是某一階段的任務,而是一個橫跨人生漫長時期的重大任務,對生命中的一系列事件都有影響。

女性就業困難,即使僥倖就業,也很難得到升遷和發展,用人單位對女性可以錄用了也不培養,培養了也不重用。長期看,必然導致大量女性積壓在底層職位。而受教育程度低的、低階層女性大量積壓在薪水低、條件差的勞動行業。

這種不利的影響,波及的是全體女性,並不會有人因為學歷高和能力強而得到豁免。事實上,越是階層高和能力強的,受孕產的影響越大,因為能力強而躋身管理層或者關鍵技術崗位的女性,大半年不工作期間,崗位不可能空著等待,而且級別高的員工薪酬收入高,帶薪產假和產假期間的五險一金對企業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前段時間豆果美食的聯合創始人和副總裁朱虹在孕期“被離職”,太平洋女性網的女主編也曾經被孕期辭退,這難道是因為她們素質不高,不夠努力,不夠敬業嗎?不,一切僅僅因為她們是女人,她們能生孩子。

繁衍後代,是全體人類的共同衝動,現在卻要女性為此承擔全部後果?女性承擔的生育工作關係到社會的存亡,是最重要的工作。所謂生育福利,如果不是由社會支付,而是讓企業和家庭來支付,那最終的結果必然是女性來埋單,獨自嚥下為了生養孩子而個人發展受阻的苦果。

對女性的不公,其實也是對男性的傷害,真正的平等,是所有人的

那麼在這場博弈中,男性就能倖存了嗎?並不。當女性在職場無法得到公正的對待,薪酬無法提升,或者勞動所得無法安身立命,那就只有依靠家庭。在中國的大環境裡,一個工薪階層的男性獨自養家餬口有多難,想必大家都能想象。

那從女性擇偶的角度來說,女性經濟獨立,擇偶時候可以次要考慮經濟條件,如果女性手裡沒錢,那麼擇偶就必須看對方經濟條件了,到那個是時候,收入欠佳的普通男性,想找個老婆都很困難了。年輕貌美的女孩,寧可去給高收入人士當小三,都不會想要嫁給窮人。

當一個家庭同時擁有男孩和女孩,而女孩的就業和發展前景如此慘淡的時候,大部分家庭是不是會不自覺的把家庭資源向男孩傾斜?我不知道,只是作為一個母親,我深深的為下一代的女性感到焦慮。

那麼,如果延長女性產假,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什麼才是呢?

說實話,我不知道解決之道在哪裡,但讓兩性共同承擔生育成本是應有之義吧。

既然休產假,那就男女都休,不單純延長女性產假,育兒工作也兩性分擔,女性不會比男性在職場中缺席更久,也許有助於提升女性的競爭力。

備註:本文封面及圖片來自國際童書大師約翰·伯寧罕John Burningham與海倫·奧森貝里Helen Oxenbury合作的作品《小寶寶要來了》。最後一張圖片,則是奧森貝里的另一本書中的作品,放在這裡,是想提倡在生育、職場等方面的男女平等。

產假延長,是在幫助女性,還是害了女性?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