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性通縮”與中國經濟的未來

“債務性通縮”與中國經濟的未來

哥林多後書 4章8-11

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

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

遭逼迫,卻不被丟棄;

打倒了,卻不至死亡。

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

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

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

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

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

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近日,全國政協委員,住建部專家委員會成員張鴻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做過一個測算。我國現有的66.72億平方米的庫存,佔用的資金規模約為40萬億。在這40萬億資金中,約有1/3為房地產開發商的自有資金,另外超過2/3部分為“債務”。

在成吾看來,由於房地產行業的持續高槓杆率,中國正面臨著一場全面的“債務性通縮”,即經濟體中的過度負債和通貨緊縮這兩個因素不斷相互作用、相互增強,其結果是經濟衰退和嚴重蕭條。這個理論是1932年歐文·費雪 (lrving Fisher) 在《繁榮與蕭條》一書中提到的,現在看來用在分析中國目前的經濟現狀仍未過時。與凱恩斯的有效需求理論不同,費雪是從供給角度,聯絡經濟週期來研究通貨緊縮問題,通過對20世紀30年代世界經濟危機的研究,於1933年提出了“債務通貨緊縮”理論,認為企業的過度負債是導致30年代大蕭條的主要原因。

近年來,由於央行不斷放水發行M2,貨幣的超量發行導致了強烈的通貨膨脹預期。房價在上漲過程中,與之如影隨形的抵押貸款等一系列金融工具也在不停地創造貨幣,導致流通貨幣貶值預期增加。在全社會經濟下滑的大週期中,一方面,由於缺乏優質投資標的,手握天量遊資的投機者開始追逐房地產品種;另一方面,經濟界專家和無良媒體在一旁煽風點火,試圖誘使居民以加大槓桿增加負債的方式去庫存,對衝全社會經濟的下行壓力,現在看來他們的計謀得逞了。

由於天量資金以加槓桿方式進入房地產市場後被政策性鎖倉,流通中貨幣在其本來應該去的實體經濟中,開始喪失教科書式的貨幣乘數派生能力,貨幣流通速度開始下降。與此同時,經濟全面下滑導致的全行業利潤減少導致的物價指數下降,以及以高利貸行業為代表的全社會實際利率的上升,這幾個要素合併起來,正是費雪所稱的通貨緊縮局面的形成。

債務性通縮形成後,便開始反作用於債務,會形成欠債越多越要低價變賣,越低價變賣自己的資產越貶值,從而負債就越重的惡性迴圈。最後,則必然出現企業大量破產,銀行倒閉的危機。也就是說,這個由債務引起的通縮過程,

也是一個商業信用被破壞和銀行業出現危機的過程。

房地產泡沫實際上是中國社會通貨膨脹的必然結果,泡沫越大,政府就越承擔不起泡沫破滅的後果。但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是不能用市場邏輯來分析和預測的。如果按照市場經濟邏輯,流通中的貨幣以指數函式式增長,已近乎膨脹到極限,理論上已無法支援房價繼續上漲。但事實上,以人民幣計算的房價可能不會大幅下跌甚至持續保持高位,而以實際購買力計算的房價可能已經而且必然大跌,即房價不跌則匯率必然貶值。匯率和樓市二者單獨出現崩盤性局面,可能只會導致區域性經濟危機,而不會導致整個經濟系統崩潰。只有匯率危機和房地產危機同時發生,內憂外患發生崩潰式共振,才會導致整個經濟崩盤。

就中國的現實情況而言,匯率作為終極武器,近期又加入了SDR國際大家庭,應該不會在短期內崩盤。正因如此,房地產將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在中國這種金字塔式制度的國家中,只要下達一個政策性命令限制人身財產自由,房價即使漲上天,兌現後誰也拿不走。國家即將出臺房產稅鎖定房產增值部分就是一個訊號。到時候,房產無法變現還需要承擔鉅額的稅收成本,中產將跪求國家按照成本價收走房子。

2016年以來的房價上漲是為了去庫存,9-10月份的限購限貸此起彼伏主要是為了把熱錢趕到三四線庫存中。最近一二線城市推出的限購政策,目的是鎖定房價和匯兌傾向,把資金趕向三四線城市。但由於中國經濟體制是金字塔形式的吸血模式,三四線城市的角色是扮演著輸出資金和資源的被吸血一方,因此即使推出限購政策,也很難出現資金主動流向三四線城市的逆流行為。

事實上,三四線以下城市的房地產很可能會大跌。因為這些級別的政府在這個金字塔體制中的議價能力有限,換句話說,他們對於中央政府根本上來說是無關緊要的。房地產市場的表現,反映了中國的政治現實,即天朝社會中,不僅人分三六九等,連城市也是分等級的。顯然,一二線城市作為政治經濟中心,才是嚴防死守的重點部位,其他一切都是為這個總體目標服務的。在目前這種無限政府的機制下,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泡沫不太容易破。

而保匯率放棄房地產的結果是不可估量的系統性風險。中國每次改朝換代時,首都地區人口都經常清零。因為這裡最為富裕,帝國通過金字塔方式汲取的財富都沉澱在這裡,因此成為了搶劫的最佳目標。東漢劉秀曾希望重建長安,北宋趙匡胤曾希望重建洛陽,均不可得,因為這些地方由於戰亂已完全成為廢墟。

也許是預料到了中國經濟今天的衰退局面和隨之而來的政策性系統風險,三星、松下、夏普、東芝、飛利普、索尼、蘋果、耐克、麥當勞、富士康從幾年前開始已轉向東南亞的越南,寮國,緬甸、印尼等國。近期德資日資撤出中國遭到拖延一事說明,中國已打算撕破臉,做好了未來小蔥蘸豆腐一窮二白的打算。未來國內的整個社會形勢會怎麼發展,就看國家對社會的組織能力和掌控程度了。

有朋友留言說,看到成吾的文章中描述了各種經濟危矣的事實,但很想聽到變革的具體方案。其實,如果您留心的話,會發現很多體制內外的專家學者已從各個角度提出了變革的具體方案,對中國應該向何處去進行了深入的探討。比如,張維迎說,中國產生真正的企業家精神需要減少行政束縛;劉世錦提出,東北改革的方向可以是試點經濟特區。這些都是成吾認為對提升中國經濟最有效果的方案。但這些方案不是有沒有的問題,是能否被採納執行的問題。基於中國的歷史傳統、人民的教育水平以及現實的言論稽核等原因,很多此類觀點會被統治階級和普通大眾認為是離經叛道,很難公開大規模傳播。有能力有意願說出真相的,大都被和諧了。僅僅因為從網上轉載的文章稍微觸及了一些這些方案的討論內容,成吾的公眾號就被封了好幾個。10月1日以來,朋友圈發言都要被監控 ,成吾更是不敢輕易轉載和發言了。

民有恆產始有恆心,財務自由和經濟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前提。方案不是沒有,在改革開放已經這麼多年的今天,還需要提出這種幾十年前莫干山會議已經討論過的話題,到底是誰在進步?誰在倒退?在經濟長期下滑已成既定事實且趨勢愈演愈烈的情況下,現在有一種傾向是要做大做強國企,增加供銷社合作社網路,迴歸中央管控治理的經濟制度!只有林毅夫這種御前經濟大臣,無論黨中央國務院頒佈的任何意見,此君貌似都會進行一番解讀並最終表示支援!鄧公當年講:我們的改革開放,如果幾十年後有一部分人變富了,另一部分人變窮了,就是我們的改革失敗了!現在看來,改革到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是應該繼續改革下去,還是應該回到老路上搞 planned economy?聰明如是的您,會認為這是一種可行的有效的實現經濟增長和全民富裕的方案嗎?

昨天,黃金三年來首次日內跌去40美元,成吾在朋友圈分享的策略雖在相對低位進場,在如此大的行情面前還是被止損了。中長期看來,美國加息後作為傳統避險品種的黃金應該還會有一波上漲。距離年底還有幾個月時間,美元基準利率的提高將讓我們見證這一刻的到來。總的來說,目前的投資思路應該是犧牲收益率保持流動性,將個人去槓桿和手持充沛流動性定為投資第一要務。 未來成吾將規避短線操作,將視角轉向於中長期,在巨集觀分析基礎上為大家給出一些方向性建議。

轉發二維碼,分享不同的聲音!

“債務性通縮”與中國經濟的未來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