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汝言:“最大悲大喜的狀元”的一生

嘉慶皇帝過生日,收到一份奇特的賀禮,有人從康熙和乾隆的御製詩中挑出了二百句組成一首長詩。康熙和乾隆都酷愛寫詩,作品不計其數,但並不讓人欣賞。嘉慶似乎也知道這件事。他問呈送詩歌的大臣,這首詩到底出自誰手?大臣說,乃是自己聘用的家庭教師——安徽桐城人龍汝言。嘉慶高興地說:“南方士子,往往不屑讀先皇詩,此人熟讀如此,具見其愛君之誠。”當即賞龍汝言舉人出身,囑他參加第二年的會試。

第二年春天,主持考試的官員把會試文章以及錄取名單拿給嘉慶過目。嘉慶翻了翻,說,這些文章太差太差。主考官瞎眼了?主考官誠惶誠恐,偷偷問皇帝的近侍,這一科的文章不錯啊,大家公認比前幾年好,怎麼把皇上氣成那樣?近侍回答,你們沒有錄取龍汝言,皇上不高興了,又不便明說。主考官恍然大悟。第二年,龍汝言自然榜上有名。嘉慶親自主持殿試的時候,先開啟彌封看了看名次,龍汝言是第一名。他什麼都沒說,又悄悄封上了,但大臣們估計,皇帝心裡應該小小地高興了一下。殿試合格的,算是天子門生。龍汝言作為皇帝的學生,被授為實錄館纂修。實錄館乃整理皇帝言行錄的部門,而龍汝言熟讀清朝先皇的作品,這個位置自然很適合他。但誰也沒想到,龍汝言正是跌倒在這個位置上。話說龍汝言由於家貧,仰仗岳父供養,妻子頤指氣使,經常給他氣受。龍汝言想,我都是皇上的學生了,這敗家娘們兒還拿我不當人,真是瞎了狗眼。賭氣躲了出去。第二天,館吏把高宗實錄(乾隆言行錄)拿來給龍汝言校勘。第三天,館吏來取,龍的妻子又原樣不動地交還給對方。而龍汝言不在家,根本不知道此事。簽有“龍汝言”大名的稿子交到嘉慶皇帝手上,嘉慶一看,“純廟(乾隆的廟號)”居然被抄成了“絕廟”。按律這是滅門的大罪啊!嘉慶思考良久,下旨說:“龍汝言精神不周,辦事疏忽,著革職永不敘用。”人們都明白,這也就是龍汝言,換成別人,早就咔嚓了。嘉慶死後,龍汝言以舊臣的身份被特許參加追思會,即“哭臨”。龍汝言跪在棺槨前哭得死去活來。即位的道光一看,這龍汝言很有良心,還是繼續做官吧,就賞了一個內閣中書的頭銜給他。但誰知道龍汝言是哭嘉慶呢,還是哭自己的命運呢?龍汝言被後人稱為“最幸運狀元”、“最倒黴狀元”、“最大悲大喜的狀元”、“最奇特狀元”等。要我說,這就是一個人的普普通通的一生。
龍汝言:“最大悲大喜的狀元”的一生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