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張字畫,他們可以傾盡家產

內地有不少喜歡和女明星傳緋聞的富二代,其中幾個年輕帥氣的被戲稱為“京城四少”。殊不知,民國時期,也有四位公子哥,在京城名震一時,他們就是著名的“民國四公子”。他們除了在歷史上作為四位具有傳奇色彩的豪門子弟為人所知外,他們還熱愛收藏和古玩,並且精於鑑賞,能書善畫,有的甚至為了收藏一幅畫、一件文物而傾家蕩產。今天,收藏官就和大家一起聊聊這幾位民國“富二代”們的收藏往事。

民國四公子,是指民國時期四位有名的世家子弟,關於四人的身份說法不一,不過流傳最多的版本還是張學良袁克文張伯駒和溥侗這四位,下面我們就來一一介紹。

遊春圖

張伯駒:為了收藏傾家蕩產

“民國四公子”中最痴迷於收藏的,首推張伯駒。在近現代的收藏界,沒有人不知道張伯駒的,張伯駒是當時的直隸總督張鎮芳的侄子,父親是民國道尹張錦芳。張伯駒從小出生在這樣一個官宦世家,衣食無憂,但他卻對官場不感興趣,偏偏醉心於古代文物,致力於收藏字畫。

7歲那年被過繼給當時河南項城張家

最有錢有勢的人——張鎮芳。

張鎮芳當時跟同為大戶的袁世凱家族

關係可非同一般,

這也使得張伯駒有機會跟袁家接觸,

並且還跟袁家的幾個孩子

一起在英國人辦的書院裡讀書。

接受西式教育與父親的授意,

幾年後他順理成章地成了軍人,

不過書生意氣的他哪是當軍人的料,

而且他打心眼裡厭惡軍隊,

對軍閥混戰更是深惡痛絕。

好不容易在軍隊混了幾年,

實在熬不下去的他離開軍隊,

三十而立,轉投金融界,

開始幫父親打理銀行。

名義上是銀行的常務董事,

其實就是個閒差,

有大把大把的時間,

這也使得伯駒長久以來壓抑的文人天性

得以徹底的釋放。

張伯駒年輕的時候,也是個浪蕩的公子哥。從30歲開始,他對中國古代書畫產生了興趣,從此走上了收藏之路。為了收藏,他毫不吝嗇錢財,不惜一擲千金,甚至是傾家蕩產、債臺高築。張伯駒的藏家地位和影響力在當時可以說是無人能比,經張伯駒經手的諸如李白的《上陽臺帖》、杜牧《張好好詩卷》、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這樣藝術史上的傑作,就有118件之多,被稱為天下第一藏。

張伯駒舊藏 明 唐寅 《王蜀宮妓圖軸》,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其中西晉陸機《平復帖》、隋代展子虔《遊春圖》最為如雷貫耳,合稱雙壁。

1937年盧溝橋事變,唯恐《平復帖》流於海外,張伯駒以4萬大洋買下不足一尺的《平復帖》,不考慮通脹,僅從字面上折算,就相當於現在的400多萬。

中國傳世最古墨跡 西晉

陸機《平復帖》距今已有近1700年,

比王羲之的手跡還早七八十年。

購得《平復帖》十年後,《遊春圖》出現,張伯駒本來建議故宮出面買下,並表示如果經費不夠,自己“願代週轉”,但故宮方面沒有迴應。

無奈之下,張伯駒忍痛賣掉佔地十餘畝的精美宅院,換得220兩黃金,再加上夫人潘素變賣首飾換得的20兩黃金,才避免了《遊春圖》流出國外。

中國傳世最古畫跡 隋展子虔《遊春圖》,

距今1400多年,有人稱它是“國寶中的國寶”。

然而這不僅使得張伯駒一家

從豪門鉅富變得債臺高築,

而且還為他帶來殺身之禍。

重金買下《遊春圖》的事情被傳開,他馬上就被汪偽的特務組織綁架,索要300萬。

家裡沒錢,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變賣字畫,但當潘素設法去看了張伯駒一次,丈夫卻告訴她:“我死了不要緊,字畫一定要留下來,千萬不要賣掉字畫來贖我”。

就這樣冒著隨時被撕票的危險,先前的公子哥硬是和綁匪僵持了8個月,最終綁匪妥協了,把贖金降到了40萬,潘素與張家人多方籌借,才將他救了出來。

重見天日的張伯駒很快離開上海,

輾轉多地去往西安,

並把唯一的女兒託付給自己的友人,

此後幾年和妻子多次往返北京、西安。

女兒直到長大後才知道,

原來這幾年母親為了

不讓這些國寶級字畫出意外,

把它們小心翼翼地縫在被子裡,

一路擔驚受怕地帶出北京。

1952年,夫婦二人將讓他們傾家蕩產的《遊春圖》原價讓與故宮,1956年更是將30多年來收藏的《平復帖》《張好好詩》等8件字畫精品,無償捐獻。

杜牧《張好好詩

這也成了故宮博物院的鎮館之寶,“張伯駒先生捐獻的任何一件東西,用什麼樣的形容詞來形容它的價值都不為過。”

政府也為此獎勵他們20萬,

不過被張伯駒拒絕了,

時任文化部長的的茅盾,

張伯駒頒發了一張褒獎令,

這張薄薄的紙片,

張家人至今仍仔仔細細儲存著。

張學良:莫逆之交緣起一幅“假畫”

在世人眼中,張學良是風流倜儻的民國四公子之一,是指揮千軍萬馬的“少帥”,似乎有點不學無術的公子哥、一介武夫的味道。而實際上,張學良乃一儒將也,他不僅國學功底深厚,精於詩詞,更寫得一手好字,行書、楷書、隸書、篆書皆有不凡功底。龍飛鳳舞的草書、遒勁秀麗的正楷、行雲流水的行書、凝重精美的篆體,張學良樣樣信手拈來。

張學良不僅自己作詩寫字,還善品鑑,喜收藏,廣交文人雅士,是民國時期收藏界最負盛名的“四公子”之一。按照張學良自己的說法,“我當年在北方,我算是差不多第二,就不能說第一。我在要是第二個,就不算頭一個,就這麼講。我從前沒有旁的嗜好,就是收藏字畫,個人管道也有,拍賣的也有,一種嗜好。”

電視劇《少帥》,講述了傳奇人物張學良的一生,也將大家的視野聚焦到了張學良的身上。實際上,張學良不僅是一位能夠指揮千軍萬馬的“少帥”,同時也是一個愛好收藏的文人雅士。

張學良和張大千

在歷代名家的書畫裡,張學良尤其喜歡石濤的畫作,為了能夠買到石濤的真跡,張學良不惜重金,買了很多石濤的“真跡”。然而,這些“真跡”卻並非出自石濤本人之手,而是張大千“偽造”的。

張大千當時號稱“蜀郡大千居士”,仿石濤的畫已出神入化,幾乎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很多收藏家都曾被他騙過,這其中就包括張學良。然而,自知“受騙”後的張學良並沒有生氣,反而借宴請滬上名流之機,邀請張大千赴宴。並且談笑風生地向眾人介紹了張大千。從此,“二張”開啟了一段莫逆之交。

張學良收藏的郭熙《寒林圖

張學良從20多歲起他就開始收藏書畫等藝術品,收藏曆史長達70多年,藏有高質量的藝術品300餘件。“滿洲國國務院逆產處理委員會”等編有一份張學良收藏的《書畫目錄》。共有書畫藏品二百四十一種,六百三十三件,其中煊赫名跡有:王獻之《舍內帖》、李昭道《海市圖》、董源《山水卷》、郭熙《寒林圖》、宋徽宗《敕書》、米元暉《雲山圖卷》等,另外還有趙孟頫、吳鎮、王蒙、文徵明、沈周、唐寅、仇英、“四王吳惲”、石濤、八大山人等人,以及慈禧、光緒的書畫和日本近代名畫家的作品。可惜此後有一大批藏品在抗日戰爭結束後被日偽漢奸洗劫一空,實在是可惜。

米友仁的《雲山圖》

溥侗:喜歡唱戲的收藏家

溥侗生於同治十三年,是貝勒載治第五子,所以有“侗五爺”之稱。他也是滿清宗室後裔中最有才華的“頑主”,位列民國四公子之一。這位“侗五爺”從小就在上書房學習經史子集,而且他尤其喜歡收藏金石、碑帖,還喜歡唱戲。

他對於昆、京藝術,生、旦、淨、末、醜兼工,並對戲劇音樂如笛、二胡、弦子、琵琶等無所不通。

清末民初之際,每逢春秋佳日,溥侗便會約上朋友到北京西山大覺寺小住,溥侗彈奏一曲《高山流水》,使人頓入絕塵脫俗之境。溥侗不僅通曉辭章音律,還精於古典文學和文物鑑賞,特別之於金石、碑帖可謂大家。

作為滿清的皇室貴胄,溥侗大小也是個皇族子弟,家裡的收藏自然是十分豐富。北魏《馬鳴寺碑》、《龍門二十品》、《孔子廟堂碑》、《西安本廟堂碑》等均有收藏。

溥侗畫作

“信手揮霍,愛之必取”是溥侗的收藏態度,有一次,溥侗相上了言菊朋院子裡的一棵樹,認為姿態很有畫意,想移植在自己的家中,便與言菊朋商量。言菊朋說:“我沒打算賣樹,您如果十分喜歡這棵樹,我就送給您,可是您怎麼搬走?要是移到您家種下去不活,那不是白饒嗎?”

為此,溥侗請來護國寺悅容花廠工匠,在言菊朋家對這棵樹養護了五年,運走之時還拆了言菊朋家和自家的一段院牆,才移植成功。然而末代皇孫再厚的家底兒也經不起這樣折騰,進入民國之後,溥侗的生活開始走向困頓,後來竟然要靠借錢過日子,萬般無奈之下,只得變賣藏品,換成現大洋。溥侗雖未因收藏留名,其“隨性而取”的藏家風範卻為人所稱羨。

龍門二十品

袁克文,號寒雲,因而人們稱之為袁寒雲,他是風雲人物袁世凱的二兒子。雖然在生活上,袁克文放浪不羈,妻妾成群,而且還加入了上海的青幫,混成了“黑社會”。但他同時也精通書法繪畫,而且十分喜歡收藏書畫、古玩,為了收藏甚至還曾挪用公款。

作為“洪憲皇帝”袁世凱的次子,袁稱帝后,袁克文自然就成了“二皇子”,這時候巴結他的人是趨之若鶩,喜好收藏的袁克文一下子得到了大量的古籍善本,大大充實了自己的收藏。然而,好景不長,袁世凱死後,袁家開始沒落,平日裡養尊處優慣了的袁克文依然習慣於揮金如土的日子,很快袁世凱留下的家產就被他敗光了,萬般無奈之下,袁克文只能靠賣文賣字度日。

袁克文不僅喜歡收藏,而且文章寫的好,軍閥張宗昌看中了他的文采,委派他攜帶3萬銀元赴上海辦報,結果當時的袁克文正好迷上了集郵,他到上海不到一年,就將辦報的公款全部買了郵票,這下鬧大了,他還因此被張宗昌通緝,無奈之下,袁克文只得離開上海。

這樣一位昔日裡揮金如土的“公子哥”,晚景卻是十分淒涼。他死的時候,家人沒錢安葬,翻箱倒櫃之後,才從筆筒裡找出二十元錢。

袁克文收藏 宋刻本《魚玄機集》

正義書畫

ID:zhengyishuhua

書畫鑑藏

市場分析

維權案例

藝術品推廣

Q Q:245645002

為了一張字畫,他們可以傾盡家產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