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壁詩:古代中國人的塗鴉

詩興大發,無所不書

德國人一向以守法和有秩序聞名,然數次旅遊德國,卻發現德國人喜歡在牆壁胡亂塗鴉。近代紐約塗鴉客也甚為有名,甚至因塗鴉而躍上現代藝術舞臺,塗鴉客成為藝術家,塗鴉作品則成了藝術品。然而塗鴉造成了市容的汙染,也委實令人痛恨與厭惡。

回顧中國歷史,卻也發現古代文人亦喜塗鴉。不過中國文人的塗鴉,稱之為“題壁”,題的是詩不是畫,這可由流傳下來大量的題壁詩為證。

中國文人的題壁詩起源於兩漢,盛行於唐宋。究其原因,應該是唐時印刷術不普遍,宋代書文刊印成冊,但所費不貲,非一般文人負擔得起。由於公共場所牆壁上的詩文,許多好事者會將之傳抄流傳,因此題壁成了文人雅士發表新作的媒介平臺,並且樂此不疲,於是許多詩文傑作,就這樣被流傳了下來。

漢代書法家師宜官是可考的最早題壁者之一。據《晉書》卷三十六轉引衛恆《四體書勢》記載:“至靈帝好書,時多能者,而師宜官為最……因書其壁,顧觀者以酬酒值,討錢足而滅之。”用書法題壁來向觀賞者討錢喝酒,酒錢夠了便將題壁拭去,如此看來,這師宜官也是最早的街頭藝人了。

漢代以後,題壁風氣愈來愈盛行,據唐人詩集統計,當時題壁詩的作者有百數十家,許多著名詩人都好此道。如崔顥最有名《黃鶴樓》就是題在黃鶴樓牆上的詩。據說後來詩仙李白登黃鶴樓也欲賦詩,因見崔顥此作,為之斂手。

唐憲宗元和年間,白居易、元稹詩歌盛行一時,題元、白詩歌於壁上者到處可見。根據元稹《白氏長慶集序》記載:“二十年間,禁省、觀寺、郵候牆壁之上無不書,王公妾婦、牛童馬走之口無不道。”

到了五代,書法大家楊凝式不喜尺牘,他的主要書跡,大都留在寺廟的牆壁上。根據《舊五代史》本傳注云,“(楊凝式)既久居洛,多遨遊佛道祠,遇山水勝蹟,輒流連賞詠,有垣牆畫缺處,顧視引筆,且吟且書,若與神會”,以致“西洛寺觀二百餘所,題寫幾遍”。

至宋代,題壁風氣仍然非常盛行。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年),蘇東坡從徐州調任湖州地方官,路過揚州平山堂,看到牆壁上歐陽修的題壁墨跡仍然龍飛鳳舞,不禁更深深懷念起恩師,寫下平山堂調寄“西江月”一詞,來紀念平山堂與歐陽修,其中有:“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一句。

有些熱門的場所,為免牆上髒亂無序有礙觀瞻,及讓大家都有題詩的機會,因此,有人發明專供題詩用的板子。板上先刷了一層白粉,被題上詩之後,如果不想儲存,就可洗掉,重新粉刷一遍繼續使用。這種板子,唐人稱之為“詩板”;到了宋代,有人改稱“詩牌”,但也有仍沿舊稱的。

至於題詩在山壁上就很少了,縱使有,也大都在名山。但唐朝卻有一位特異獨行的人物寒山子,將詩題在人跡罕至的地方。

《太平廣記》說寒山子的詩有三百餘首,與現存者基本一致,《全唐詩》收有三一一首。閭丘胤的《寒山子詩集序》、志南和尚的《三隱集記》所載相同,但寒山子自己卻說他的詩有六百首。

至於寒山子的生平事蹟,則眾說紛紜,沒有一個定論。其“寒山詩”的內容,也千奇百怪,紛沓雜陳,典雅者有之,悟道者有之,俗白者有之,箇中差異頗大,因此也有人懷疑並無寒山子其人,而是眾人在寒巖壁上的塗鴉,然後有心人將巖上詩文抄錄成集,因無作者,故以“寒山子”名之。內容頗多針貶時事,所以若此說為真,則寒巖堪稱中國古代的表達政治言論的園地。

題壁詩:古代中國人的塗鴉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