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探究學生失蹤案真相,科學家怒燒4頭豬

類別: 新奇

為探究學生失蹤案真相,科學家怒燒4頭豬

2014年9月,南墨西哥格雷羅州的43名大學生失蹤。墨西哥政府認定某個販毒集團殺害了這些學生並在垃圾場焚燒了屍體。但法醫調查者和人權組織仍有懷疑,因為被他們認為缺乏國際標準的政府調查與實際證據之間存在出入。現在,一位著名的火系法師燃燒學家稱,他最新的實驗徹底推翻了政府的解釋。

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燃燒學家José Torero使用豬屍體代替人體。他同時焚化了四隻豬,從而確定足以燒掉43具屍體的大火不可能發生在垃圾場。“你根本不可能讓43個人就這麼消失了,”佛羅里達州伊斯拉莫拉達的獨立燃燒調查員John Lentini說道。

失蹤的學生就讀於Ayotzinapa師範學校,格雷羅州蒂斯特拉的一所鄉村教師學院。9月26日,一大群Ayotzinapa的學生劫持了前往墨西哥城參加抗議的商業巴士,這在政治活躍的學校屬於常見行為。據背後有當地警察撐腰的幫派Guerreros Unidos的成員供認,該幫派襲擊了學生,可能是因為錯把學生當成了敵對幫派。一些學生被槍殺死,一些逃跑,43名學生被綁架並且據稱被處決了。幫派成員稱,他們在科庫拉鎮的一處市政垃圾場焚燒了那些屍體。六週後,政府調查員稱,他們已在垃圾場和附近的河裡找到了人體殘餘物的袋子,屍體已燒成了灰。

灰燼被送往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大學的實驗室。灰燼中幾乎所有有機物質都被燒掉了,但該實驗室最終還是從河中取回的殘留物中還原了兩名失蹤學生的DNA。2016年4月,該實驗室稱它已無法從殘留物或垃圾場中發掘出的頭髮和衣服樣本中提取其他41人的DNA。

檢察總長調查該事件的過程從一開始就飽受困擾。政府報告和逃跑學生陳述的基本事實,甚至包括徵用的巴士數量,都存在出入。(據調查人員推斷,被劫持的巴士之一可能曾被用於販毒。)一個小組從受害者家屬的立場監督著這個調查,對灰燼袋的來源和監管鏈條表示了懷疑。人權組織也懷疑幫派成員的招供是屈打成招。迫於國際批評壓力,墨西哥政府允許了人權組織GIEI介入調查。

GIEI找來了Torero。Torero調查過許多重大火災事件,包括911襲擊。幫派成員稱,他們在木頭和輪胎堆成的露天柴堆上焚燒了屍體。Torero的計算表明,按照幫派描述的方式完全焚化43具屍體所需的木材之多令人難以置信:介於20至40噸之間。他亦質疑露天燃燒而非熔爐能燒掉幾乎所有有機物質。他得出結論:學生不可能在該處被焚燒。

在7月8日的報告中,檢察總長辦公室希望得到實驗確認。Torero獨自接受了任務。他和一群學生在大學校園的一處場地模擬了科庫拉鎮的可疑灰燼。他們使用完全乾燥的木頭,精密地堆疊,並去除了會降低燃燒效率的輪胎。Torero稱,該實驗的設定代表了“理想場景”。

為探究學生失蹤案真相,科學家怒燒4頭豬
José Torero

他的團隊系統地焚燒了豬的屍體。Torero對Science說,甚至在使用630千克木頭焚燒一隻70千克的豬時,燃燒結束後也仍有10%的豬肉殘餘。因此,43具類似體重的屍體將需要27噸木頭,並且會有有機物質殘餘。就算幫派能找到這麼多木頭,大火也會在附近樹幹上留下痕跡。他在失蹤事件10個月後參觀了該垃圾場,未找到那種痕跡。

Torero還一次性焚燒了四具豬屍體以探究屍體脂肪是否可以作為燃料促進燃燒。他們發現,屍體的加入會削弱火焰。因此,一次焚燒43具屍體將需要比分開燒更多得多的木頭。“屍體大部分是水,”Lentini說。“它們並不適合作燃料。”

Torero計劃於本季度提交發現給同行評審。同時,他希望該實驗能促使這一重大事件的調查人員轉向科庫拉鎮以外的地方。“我們不要再盯著那個垃圾場了,”Torero說,“因為事情並不是那樣。”

為探究學生失蹤案真相,科學家怒燒4頭豬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