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盲是個範圍:我們或多或少都有

類別: 新奇

臉盲是個範圍:我們或多或少都有

數十年來,科學家已經瞭解臉盲症。但是最近該領域的研究者開始慢慢確立一個理念,就是我們對人臉的識別能力是沿著一個範圍分佈的,也就是說即使那些沒有完全臉盲的人也可以從神經學角度解釋認臉難的問題。

“如今每一位心理學家都認為所有認知能力都在一個連續統中分佈的,”倫敦城市大學的心理學講師Richard Cook說。“面部識別也不例外。”這個新聞對我等是個福音。我沒有嚴重的臉盲症(那些人甚至無法認得家人和朋友的臉),但是現在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解釋我輕度臉盲的理由了。

當我開始一份新工作時,我會盯著同事的臉,努力記住他們是誰——通常我都失敗了。我會跟一些人聊上半天,他們會問候我哥的女朋友,可是這種人我路上遇到也不會多看一眼。我從來不敢自我介紹,因為害怕已經見過別人多次了。這種害怕冒犯他人的感覺廣泛存在於臉盲症患者身上。

Cook說我的認臉障礙聽起來“很像”輕度臉盲症,而且我不是一個人。之前研究者們認為極端臉盲症是極為罕見的,通常每10000個人中才有一個,但是現在他們相信全球約2%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臉盲。

“我確定有些人確實沒禮貌,”Cook說。“但是當一個臉盲者認不得你,那絕對不是沒禮貌。他們是真的不認臉。”

在過去5年裡,隨著大眾增加對臉盲症的瞭解,更多患者們也願意走出來幫助研究者們更好理解這種症狀。我們也越來越多看到那些「超級識別者」,那些人閱盡千帆卻從來不會忘記。這也幫助專家們確立這個理念,即臉盲是一個範圍,而不是簡單的二元問題。

認臉是個複雜的技能,有些人不認臉,不代表他們整體記憶力就很差。臉盲的成因目前還不確定。臉盲症患者的大腦中負責面部識別的區域似乎有點不靈光,而且同樣腦白質纖維也負責導航。因此臉盲和路痴有時會同時發生。但是這些解釋也並非確定。

目前,研究已經可以有限地短期改善臉盲者的症狀。但是如果要根治這一問題,Cook相信必須要在大腦發育早期介入治療。幫助臉盲者認臉,一個認臉訓練的app是遠遠不夠的。

臉盲是個範圍:我們或多或少都有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