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文化產業政策的十大辯證關係

導讀:“十三五”時期,我國經濟依然處於重大機遇期,文化產業發展的環境是正向而積極的,充滿了機遇。本文論述的十個“雙向對進”的辯證關係,將是未來文化產業政策座標,在不同領域和時期會有所側重。 作者:吳錫俊(北京市文化創意產業促進中心副主任) 來源:《北京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研究》

“十三五”時期,我國經濟依然處於重大機遇期,文化產業發展的環境是正向而積極的,充滿了機遇,比如,全面系統的深化改革和經濟進入新常態,為文化產業發展營造了更為有利的社會環境和市場基礎;以移動網際網路為龍頭的新技術革命浪潮催生“網際網路+”的新業態,為文化產業發展提供了新平臺和技術實現;文化消費的日趨旺盛和升級換代,為文化產業的發展注入了新動力;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雙創浪潮,極大解放了文化生產力,為文化產業發展提供了新引擎;重構世界經濟政治格局的“一帶一路”戰略的穩步實施,為文化產業發展提供了新空間。 同時,在“十三五”末對應三個時間節點,一是第一個百年目標的實現,二是十八大確定的社會主義文化治理制度基本成型,三是文化產業達到GDP佔比5%的支柱產業目標。這就意味著無論是文化治理還是文化產業發展的時間都非常緊迫,可以預計,“十三五”期間的文化產業政策供給不僅量越來越大,而且政策出臺頻次將會越來越高,這將會極大地釋放文化生產的活力。 本文論述的十個“雙向對進”的辯證關係,將是未來文化產業政策座標,在不同領域和時期會有所側重。 1堅持頂層設計與鼓勵地方創新雙向對進,以頂層設計為主,實現國家秩序格局下的創新發展。 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發展方略較快較輕地啟動了改革程式,但也造成了深層問題的累積,在改革進入深水區後必須進行適當調整,這就要求更加註重頂層設計,注重改革發展的系統性、協調性和整體性。近年來,我國文化產業的發展基本遵循我國文化改革發展的基本程式,在國家層面啟動文化產業發展程式後,主要的是依靠競爭性的區域創新和行業創新,積累了豐富的發展經驗和堅實的發展基礎,但也造成了重複浪費等諸多問題。 在“十三五”期間三個時間節點的控制和新常態下的改革思路引導下,文化產業政策必將在繼續鼓勵有限度有條件的地方創新同時,更加註重頂層設計,通過確定文化產業發展的整體框架和基本原則,從而重構中國文化市場秩序和發展格局。 “十三五”期間國家層面文化產業政策將繼續保持扶持性的方向不變,但會更多轉向基礎性的系統制度設計,以更快速度和更大規模出臺各種意見或者規定。而地方文化產業政策的競爭性也將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單靠挖牆腳性的稅收和土地政策吸引外來企業將有所減緩。 2堅持文化產業經濟功能和社會價值功能實現的雙向對進,以社會價值功能為主,實現正確價值導向下的可持續發展。 文化產業同時具有經濟、社會和道德調節等豐富功能,具有道德價值規範的特殊性,所以我國始終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文化產業發展原則的首位,但在文化產業發展的初期區域性卻出現了文化產業不姓“文”的偏差。在日益激烈的國際政治競爭中需要文化這個潤滑劑、民族復興需要強大的文化支撐、確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成為文化建設首要任務、改革進入深水區各種社會矛盾需要文化來彌合分歧與推進社會和諧,這樣就要求必須把社會效益擺在更加突出位置。況且文化產業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實現並不矛盾,文化產品的社會價值越高,相應的經濟價值也才會越高。 3堅持產業發展與文化治理制度建構的雙向對進,以文化治理制度建構為主,推進產業發展法治化、制度化。 習總書記新的治國理政思路下四個全面的發展戰略必將在“十三五”時期的各種發展規劃裡全面體現,無論是產業發展還是文化治理都將全部納入法制化軌道,這將會推動兩種加速的情況出現:一是諸如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和文化產業促進法等文化發展相關法律法規加速出臺,一些相關法諸如專利法、商標法、廣告法、著作權法等將適時修訂;二是慣用的產業政策將更多采取法律法規形式,作為立法機關的人大系統將更多進入文化產業決策程式。 從近年來兩次文化產業統計體系調整和新近出臺的國家文化產品貿易和文化服務貿易統計體系的出臺來看,文化產業政策將由支援單純產業部類的發展轉向基礎環境和基本治理制度的建構,突出頂層設計在引導產業發展中的基礎作用。 4堅持文化產業特殊性與國民經濟一體化的雙向對進,以一體化為主,實現產業管理的現代化和系統化。 在文化產業發展的初期階段,由於文化產業自身的特殊性和階段性限制,文化產業政策更多地還是停留在文化系統的範疇內,造成一方面文化產業政策工具的短缺,另一方面也使文化產業缺少普惠性政策,侷限於區域性、行業性、部門型的政策,不得不去掛靠高新科技和服務業政策來獲取支援。 在“十三五”時期,由於產業結構整體性轉向創新驅動,強調科技研發、創意設計等創造性要素在價值增值中的作用,國民經濟管理體系必須做出相應的改革,智慧財產權必然進入成本收益核算體系。同時,文化產業作為產業形態也不能因價值特殊性而遊離其外,必須要全面納入調整後的新國民經濟管理體系內。包括版權等在內的智慧財產權生產和保護制度體系將實質性破局,文化要素市場交易結構和平臺建設環境得到優化,文化產業發展的瓶頸問題將得到快速解決,支援文化產業發展的政策工具將會更加豐富,更加具有普惠性。 5堅持快速壯大國內市場與重點突進國際市場雙向對進,以快速壯大國內市場為主,實現國內生產和對外貿易的相互促進。 堅持佔領兩個市場用好兩種資源一直是我國產業發展的追求目標和要求,文化產業不同於製造業,各國都高度重視文化安全,在“文化例外”原則指導下國際文化的交流合作、文化產品和服務貿易始終是受到最多限制的,況且近年來區域化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文化產業的國際擴張環境更加艱難。 因此,文化產業的發展必須立足龐大的國內市場,並且在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重要關口,順應服務型經濟結構調整趨勢,堅持效率優先,保持文化產業發展的較高增速,通過文化消費端的強力啟動迅速擴大國內市場規模,彌補剛性需求疲軟的缺口,拉動內需的升級轉型。只有這樣所形成的具有競爭力的文化產業和服務產品、企業才能在市場平臺上實現文化走出去。同時,文化的走出去和文化貿易必須把工作中心轉移到服務“一路一帶”的國家戰略上來,要緊緊圍繞“一路一帶”廣泛建立文化交流平臺和文化產業合作平臺,以點帶面地推進文化走出去。 6堅持政策扶持與市場主導產業發展的雙向對進,以市場主導為主,推動實現文化資源配置效率和效益優化升級。 我國文化產業是在政策的大力扶持下發展起來的,未來仍將堅持政策扶持的基本基調。經過多年的發展,文化產業體系和市場體系都形成了一定的基礎,文化生產主體散小弱的狀況得到極大改觀,消費市場和要素流轉市場都形成了較大的規模,市場優化配置資源的能力得到增強。 “十三五”時期改革的基本取向是市場化、社會化,因此,文化產業的政策方向一定是強化市場主體地位,推動在體制內的、閒置的文化資源大規模進入市場,形成文化資源市場配置的基本結構。可以預計,文化產業政策更多地是為市場鬆綁、放權的政策,是改革市場的政策。 7堅持存量規劃調整和增量擴張雙向並進,以增量擴張為主,實現穩增長目標下的結構優化。 “十三五”規劃的一個重點就是進行存量規劃調整,這和“一路一帶”的戰略走向是相輔相成的,核心就是進行產能和資源的再配置再優化。當前,文化產業面臨著競爭性區域政策和巨集觀引導失序導致文化產品生產的低端同類產品過剩與高階品牌短缺並存局面,導致稀缺文化資源的大量浪費,因此必須在“十三五”期間對存量進行規劃調整。 對文化產業各部類發展時序和規模進行適當調整,在鼓勵創新創業的總體佈局中,加大文化科技融合的新興產業和新業態的支援力度,形成區域間相互協調配合的生產格局,創造真正的文化消費能力。同時,相對處在轉型升級通道中的文化潛在消費需求來說,我國的文化生產能力和總量總體上處於短缺階段,因此,必須把加大文化生產有效供給作為文化產業政策的著力點,降低創新風險成本,優化創意生態環境,提高創造性生產能力,滿足不斷增長、升級的文化消費需求。 8堅持創新驅動的內生增長與技術和資本驅動的產業融合雙向對進,以產業融合為主,實現提高核心競爭力目標下的產業現代化。 縱觀世界文化產業大國與強國的歷史看,衡量文化產業發展水平的關鍵在於是否形成強大的內容生產能力和文化服務能力,是否形成領導世界的文化品牌和先進技術,因此文化產業的發展首先是文化內容的創造和增長,而內容增長只能來源於創新創意的力量。 但創新傳統和能力的養成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把文化與相關產業在新技術支撐下的融合作為推進的重點,在“網際網路+”的時代浪潮中,匯入文化創意提升體驗附加值,根本改造傳統產業,改變低端落後的全球產業定位。其中,融合的關鍵是技術和資本的運用,文化科技融合已經改變了文化產業的內部結構,創業板、新三板、新興戰略板的陸續開閘使文化金融融合極大改變了文化資本市場格局,文化產業政策將繼續為文化資本市場的建設創造新的可能,為文化企業內部及與其它企業之間的併購重組創造更好的便利條件。 9堅持產業集中與產業均衡發展的雙向對進,以推進產業集中為主,實現民族多樣性文化傳承和發展。 產業集中既是一個自然的歷史程式,也是一個能動的改變過程。經過十多年發展,在迅速改變散弱小市場主體局面的政策取向和資本向文化領域移動的雙重作用下,已經出現文化資源向大企業集中、向先進行業集中、向重點區域集中的局面,形成了一批旗艦型文化企業和各具產業特色的重點區域,這種集中趨勢只會加強不會削弱。但這種集中的走向與我國文化資源分佈的現實形成了一定的衝突,因為多樣性的文化富集區恰恰是傳統上的老少邊窮地區。 因此,破除這種集中與均衡困局的根本就是“一路一帶”戰略,引導文化資源加速向“一路一帶”集中,使欠發達地區藉由文化科技發展實現彎道超車。 10堅持大企業的骨幹作用和小微企業的支撐作用雙向對進,以發揮骨幹企業作用為主,促進經濟轉型和創業就業雙進展。 是扶優扶強還是廣泛扶持曾經是文化產業政策方向的重要問題,尤其是在財稅政策的制定上更是引起過巨大的爭論。即使從國際經驗看文化類企業、創新類企業最初大多都是中小微企業,大多是從車庫從咖啡館中孕育而生,並形成了最大多數的就業貢獻,所以文化產業政策必須把中小微企業作為重要的支援物件。但出於國際競爭的需要,出於文化創新資源利用效率提升和企業發展的自然規律,大型骨幹企業往往處於產業鏈的供應端並決定產業發展的規模和方向,成為穩增長的中堅力量。 所以,在鼓勵創新創業和穩增長的政策平衡中,應該抓大不放小,以大帶小,尤其發揮好國有文化企業的主導作用,推進文化產業整體發展。

————————

轉自:文化產業評論

歡迎關注元浦說文訂閱號

金元浦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所所長

中外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教育部文化部動漫類教材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導中國傳媒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博導

元浦說文中國人民大學金元浦教授創辦。目標在於速遞文化資訊、傳播深度思考、彙集文化創意產業的業界和學術精英,搭建產學研的合作橋樑。

“十三五”文化產業政策的十大辯證關係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