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未離婚 未成年子女主張撫養費勝訴

原標題:父母未離婚 未成年子女主張撫養費勝訴

□ 金永南

在通常情況下,判決父母給予未成年子女撫養費,是在父母離婚時或離婚後才實施。那麼,在父母未離婚的情況下,未成年子女能否向父母一方主張撫養費?

近日,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人民法院一判決給出了肯定答案,未成年子女小洋在母親作為法定代理人的支援下,依法向父親討要撫養費,獲得勝訴。2016年7月,原告小洋已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未成年子女起訴父親婚內支付撫養費

原告小洋系母親李某和父親張某的婚生子,在某初中就讀。2012年8月份,小洋患上了雙相障礙、強迫症,一直就醫治療,給家庭帶來較大的負擔,也導致感情基礎不怎麼牢固的李某和張某時常產生矛盾。李某曾以張某不盡家庭義務為由,於2013年11月訴至法院要求離婚,後經人做工作撤回起訴。但撤訴後,夫妻感情並未見好轉。2014年12月1日,李某再次起訴要求與張某離婚,法院於2015年1月20日判決不準離婚。

判決不準離婚後,張某和李某分居生活,而小洋則隨母親李某生活。小洋所患雙相障礙、強迫症,雖經多家醫院治療,但仍未完全康復。治療期間,張某雖然也支付了兒子部分醫療費用,但仍不能滿足兒子的治療需求。而小洋的母親李某在紡織廠打工,每個月只有2000多元的收入,無法支援兒子繼續治療。李某遂以小洋為原告,其為法定代理人,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張某每月給付生活費1000元、護理費1000元,並承擔訴訟前的醫藥費5000多元。

法院判決支援訴後撫養費要求

通州法院審理認為,未成年人父母對未成年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本案原告的父母現仍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原告母親李某與被告張某對家庭財產包括子女的撫養費用的支出未有明確約定。原告患病後,被告張某支付了部分醫療費用,應視為履行了對原告的撫養義務。現原告父母處於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未對財產做出約定,原告要求被告給付起訴前撫養費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援。

鑑於被告與原告母親目前分居生活,原告隨母親生活,現仍需治療,原告母親李某一人不能負擔原告生活學習醫療所需的全部費用,作為原告的父親張某亦有撫養原告的義務,也需要負擔原告的部分撫養費用,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起訴後的撫養費用,法院予以支援。

具體的撫養費用,通州法院結合本地區的生活水平,原告的實際需要以及被告的撫養能力酌情考慮。遂判決:在原告法定代理人李某與被告張某婚姻存續期間,被告張某自2015年2月起至原告小洋獨立生活時止,每月支付原告小洋生活費人民幣500元,負擔教育費和醫療費的50%。判決後,雙方未提起上訴。而張某未自覺履行判決,小洋於今年7月已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婚內撫養費存在執行障礙

2011年8月出臺的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三條明確指出: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父母雙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撫養子女義務,未成年或者不能獨立生活的子女請求支付撫養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援。這意味著,在不起訴離婚的情況下,可直接起訴要求支付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獨立生活的子女的撫養費。

“我國實行的是夫妻共同財產制,如判決被告一方應履行給付撫養費的義務,在執行時就應執行被告的個人財產。”執行該案的承辦法官顧慧華說,但由於李某和張某未離婚,雙方對夫妻共同財產又沒有特別約定,因此被告張某如果沒有婚前個人財產,那麼此案的執行就陷入困境。因為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四條的規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請求分割共同財產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援。”因此,在李某和張某未離婚的情形下,張某的個人財產難以確定。本案如何執行,仍需張某自覺配合,或待夫妻離婚後再執行。

(責編:陳藍燕、施雲娟)
父母未離婚 未成年子女主張撫養費勝訴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