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特工十分鐘偷襲 引中國特種兵持續五年跨境報復

為了在對越邊境作戰中取得炮兵火力優勢,正處於西方準盟友蜜月階段的中國,1984年從瑞典和英國各進口一臺辛柏林炮兵偵察雷達,這在當時屬於世界最先進的炮兵偵察武器,一臺被送往某炮兵學院進行訓練和技術研究,另一臺裝備給昆明軍區直屬炮兵儀器偵察營,配屬到中越邊境,用於偵察越方的炮位。

辛柏林雷達部署到中越邊境不到兩個月,就被越軍特工隊的一次襲擊損毀。此次襲擊,引起中國軍隊高層的震怒,這件事也成為中越邊境大規模祕密偵察輪戰的導火索。

1984年4月,我軍收復了雲南邊境的老山、者陰山等騎線點陣地,開始轉入防禦。當地地形複雜,高低落差大,因此越軍使用最多的重火器就是迫擊炮。越軍經常利用地形,製造假目標、假髮射點,誘使我軍浪費炮彈。以至於我軍上報的摧毀的迫擊炮數量已經超過了敵軍裝備的數量,但敵軍仍在繼續向我軍開炮。我軍也經常派炮兵偵察人員攜帶觀瞄通訊器材潛入敵人後方為我炮群指示正確的目標,並取得了一些效果,但炮兵偵察人員進入越南境內要冒很大的風險。

於是我軍把進口的一臺辛柏林炮位偵校雷達部署到了前線。辛柏林是一種近程的迫擊炮偵察雷達。由英國電樂器工業公司研製的第二代迫擊炮偵察雷達主耍用途是迫擊炮定位和根據空中、地面炸點進行校射。辛柏林雷達於60年代開始研製,1973年開始裝備英國陸軍,隨後裝備聯邦德國軍隊等北約16個國家。該雷達的主要特點是重量輕,包括電源在內全重才390公斤。定位和校射精度高,距離探測精度為±50米,理論最大作用距離為20公里,對82毫米迫擊炮的探測距離可達10公里,對120毫米迫擊炮的探測距離可達14公里。

我軍使用辛柏林雷達,通過探測越軍迫擊炮的彈道並進行解算,就可以精確判斷出敵軍迫擊炮陣地的位置,從而引導我軍火炮進行反擊。由於辛柏林雷達效能先進,反應迅速,經常有越軍炮彈尚在空中飛行,還未落到我方陣地,中國方面的反炮兵火力就已經出膛的情況,打得越軍很是狼狽。

越軍為了奪回老山戰區的戰場主動權,經常出動特工隊潛入我境執行破壞、襲擾任務,襲擊軍事目標、綁架邊民,“辛柏林”雷達被襲事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

1984年7月4日深夜,越軍第821特工團406營7連的一個特工排,祕密潛入我境,以逐點觀察、逐點推進的方式,用了一晝夜時間,於5日拂曉祕密潛伏到預定集結地—白石巖山洞。5日敵對白石巖地區的我方陣地進行了24小時抵近觀察。6日0時30分左右,越軍的4個特工班闖入我方陣地,一個班襲擊我160毫米重型迫擊炮陣地,一個班襲擊我第41師122團9連3排陣地,作為佯攻。以另外兩個班從左右翼偷襲我辛柏林雷達陣地。2時30分敵同時開火,十分鐘結束戰鬥,我方犧牲10人,傷49人。偷襲越軍敵亡1人,傷10人。敵完成偷襲後,沿原路線撤退至出發陣地,於當日6時前按原滲透路線撤至境外。

越南特工隊的這次襲擊事件,國內《兵器知識》雜誌曾經採訪過解放軍原副總參謀長何其宗中將,談及辛柏林雷達遇襲事件時,作了如下描述:“我們進口了辛伯林炮位偵察雷達,大概十幾萬美元一部,效能相當好,就是專門偵察迫擊炮的。但後來損失了一部,是越軍派遣特工,潛入我境內炸燬了雷達。這座雷達由我軍一個班晝夜武裝保護,出事那天晚上,換崗哨兵叫醒該上崗的戰士後就去睡覺了,但換崗戰士並沒有真正起來去站崗,而是答應一聲又睡過去了。結果越南特工溜進來炸了雷達,敵人對雷達的破壞並不徹底,顯然不知道要害在何處,經修理後,這臺雷達又繼續投入了作戰。越軍可能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因為在我們偵聽敵臺通報中,他們講“摧毀了共軍的一個通訊臺”。

越軍特工隊的破襲行動無論從戰鬥準備、戰術手段還是對武器的運用來看,都堪稱特種作戰的經典之作,敵人在戰鬥中只使用了手榴彈、定向雷、單兵火箭和塑性炸藥等爆破武器,給我人員和技術裝備造成較大損失,也隱蔽了作戰企圖,我軍陣地人員直到當日6時還以為爆炸聲只是敵人的炮擊。

儘管在這次襲擊戰鬥中得手,越軍還是無法剋制我軍炮兵壓倒性的火力優勢,越軍只有少量蘇制“冰雹”火箭增程彈因射程較遠能夠成一定威脅,無力改變其在炮戰中被動挨打的局面,在隨後的7·12越軍大反撲中敵人就吃盡了中國炮兵的虧,死傷數千人。

從八十年末開始,中國組織技術力量對英國和瑞典引進的辛柏林雷達進行了研仿製,誕生了國產第一代近程炮位偵察校射雷達——371型炮兵雷達,大量步兵師屬的炮兵偵察分隊。中國同時又研製出SLC-2車載遠端相控陣炮位偵察雷達,即373型炮兵雷達,採用固態有源相控陣雷達天線,效能全面超過美製AN/TPQ-37雷達。90年代問世的的BL904型中程炮位偵察雷達(即704A型雷達),也採用相控陣體制,外形比美製AN/TPQ-36雷達稍小,已配屬PLZ-45型155毫米自行加榴炮系統中。這三種雷達構成了中國的遠中近程相結合的炮兵偵察雷達裝備體系,實現了探測距離上的銜接配套。如今中國的炮兵雷達已經發展到第三代,技術水平與美英等國產品相當。

越軍襲擊辛柏林雷達戰鬥過後,中國軍方高層大為震怒。有傳聞當時最高領導人曾說:他們的特工可以進來搞破壞,我們的偵察兵為什麼不能過去?

於是,就有了長達5年的對越祕密偵察輪戰。從1984年7月起,武漢軍區(後併入廣州軍區)、廣州軍區、成都軍區、濟南軍區空軍空降兵、新疆軍區、蘭州軍區、北京軍區、瀋陽軍區先後抽調精幹人員,按照特種作戰編制,組建了5批共15支團級偵察大隊,赴南疆戰場執行出境作戰任務。通過越境遠端滲透、偵察捕俘、敵後破襲、打敵特工行動,狠狠地打擊了越南特工隊的囂張氣焰,為主戰場主力部隊提供了大量有價值的情報。

1988年8月20日,陸軍第13軍37師偵察連整備待發,準備執行“黑豹三號”偵察行動,偵察科長山達做了戰前動員。黑豹三號是一次遠端出境滲透行動,任務是從1423高地西側溝谷祕密出境,為了查清越軍縱深防禦內的106號高地西南側地域,南達地域和907高地之敵情地形,實施滲透偵察,捕捉俘虜和引導炮兵對敵重要目標射擊。

圖片:行動中抓捕的越軍,看上去都烏眼青,估計是被我軍偵察兵使用真理說服過。

黑豹三號是成都軍區雲南前指批准的一次最有代表性的出境偵察作戰行動,偵察連編為突擊隊、火力組和第一、二、三警戒接應組以及預備隊。此次作戰,我共斃傷敵三十四人,引導炮兵摧毀敵偵察站一個,摸清了預定偵察地域敵之兵力部署,晝夜活動規律,雷場設定,通訊系統等一些重要情況。

1990年2月13日凌晨,越軍以一個排的兵力對中方B64和66號陣地實施偷襲。結果被我方擊退,我方傷一人,越軍兩死一重傷,這是中越十年輪戰的最後一戰,之後中越關係逐漸緩和,直至完全停戰。1993年2月10日,我軍解除老山地區防禦作戰任務,撤銷雲南前指,邊防部隊轉入正常守衛,停止空軍航空兵和地空導彈部隊在中越邊境輪戰。1993年3月31日,成都軍區撤離各支援保障分隊。1993年4月1日零時,我軍在中越邊境由防禦作戰轉為正常守備。

越南特工十分鐘偷襲 引中國特種兵持續五年跨境報復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