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權威科學家組織反對幹細胞醫療旅遊

一個全球性科學家和生物倫理學家組織已經對再生醫學所謂的“聖盃”——幹細胞研究釋出了最新指南,強調隨著該領域不斷迅速發展,必須優先保護患者。

國際幹細胞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Stem Cell Research-ISSCR)制定的指南旨在確保不論是醫療領域還是公眾,以科學和倫理道德引導利用這些強大細胞的研究。

“ISSCR的首要目標是通過幹細胞研究提高人類健康”,協會主席SeanMorrison告訴媒體。“這意味著要健全和嚴謹地發展該學科,以及加快科研轉化,以幫助患者。”

“這也意味著反對對病人進行未經證實的幹細胞療法營銷,”同時亦是得克薩斯大學西南醫學中心兒童醫學研究所負責人的Morrison說。

波士頓兒童醫院幹細胞移植專案的總監GeorgeDaley博士說:ISSCR意識到“一個產業已經在那裡”,即直接向患者推銷未經證實的幹細胞療法。

事實上,有越來越多的醫療旅遊業務,絕望的病人因患嚴重或危及生命的疾病而前往其他國家治療,在不受管制的診所接受還沒有被證實的幹細胞療法,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是不安全的。

網際網路,醫療服務國際化,某些國家相當薄弱的監管機構都起了推動的作用,這些值得關注,真正敲響了警鐘,是這些指南釋出背後的部分動力,“Daley說。

人體內有許多種幹細胞,但大部分研究集中在胚胎幹細胞,和廣為人知的誘導多能幹細胞(iPSCs)。兩者都具有在體內產生幾乎任何型別細胞的能力——從大腦心臟到腎臟,骨骼。iPSCs被從象皮膚細胞這樣的成人組織提取,可以在實驗室以化學方法處理回覆到胚胎狀態。

來源於捐贈胚胎的幹細胞研究在加拿大美國和其他幾個國家是被允許的,指南推薦了一些限制。

檔案指出:ISSCR認為,當處於嚴格科學和倫理監督下執行,人類胚胎早期階段的科研在道德上是允許的,尤其是在人類進化,基因和染色體異常,人類生殖,以及新疾病治療領域”。

然而,該組織發出警告告誡科學家不要走得太遠,利用諸如CRISPR/CAS這樣的新基因編輯工具,使得研究人員能夠以令人難以置信的精度去除DNA片段。該技術可被用於去除導致遺傳性疾病的突變基因。

“顯然這對生物醫學非常重要,但它也提出了更具挑戰性的道德問題,比如我們是否應該使用這種技術來編輯胚胎,”同時也是哈佛醫學院生物化學和分子藥理學教授的Daley說。“但是,鑑於有關於胚胎基因編輯安全的不確定性,對其是否應該實行尚無任何社會共識。”

雖然使用這樣的工具修改人類胚胎基因組可用於基礎實驗室科學推動生物醫學學科,Daley說:使用改變胚胎進行人類生殖還為時過早,應該禁止。

然而幹細胞被寄予很大希望,有望能有一天被利用來創造替代器官和治療帕金森氏病,黃斑變性引發的失明,糖尿病和脊髓損傷,指南還警告研究人員反對他們向媒體和公眾“炒作”他們的結果。

“科學家們經常因他們的成果感到很興奮,偶爾科學家和其他人可能誇大無論是臨床承諾還是所需的時間表,目的是為了將成果轉化為臨床應用,”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生物倫理學家Jonathan Kimmelman說,他曾主持25人的國際專門工作組,更新之前的2006年和2008年指南。

“該指南明確敦促科學家相互之間,以及與公眾平衡他們的溝通,”他說,“以確保預期的臨床應用不是盲目樂觀。”

嚴格設計的患者試驗,強調任何實驗性療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醫學研究的黃金標準,指南強調也包含幹細胞研究結果。

“毫無疑問,前進之路將充滿挫折,並不是所有的臨床試驗將成功,但我們認為,這些試驗將帶來新的見解,提高我們治療某些疾病的機會,”Morrison說,他指的是帕金森病和其他使人衰弱和短命的病症。

“即使我們僅僅有一些成功,對於目前被這些可怕狀況所困擾的患者來說也會改變世界。”

有關指南的詳細資料發表在一些刊物上,包括《自然》,《科學》與《柳葉刀》。

國際權威科學家組織反對幹細胞醫療旅遊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