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化器,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兒

隨著網際網路以及移動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投身創投之中,創業孵化器也是遍地開花。在小編的身邊,孵化器也是一時大起,以蘇州為例,創業孵化器就有近百家。這些孵化器作為初創團隊的辦公場所,幫助他們對接資本,舉辦線下交流活動。然而,我們也可以察覺到,孵化器大肆盛行的背後也不出意料的迎來了資本寒冬,面對孵化器的同質化越來越嚴重,商業模式單一等等問題,孵化器到底該何去何從?

一、孵化器必須贏利。

盈利是衡量孵化器的基本標準。有的創業孵化器/專案過於關注教育(The Next 36等專案),沒有足夠重視其投資回報,然而,事實是創業孵化器可以視為風險基金。當下,許多創業孵化器沒有把創業教育或投資回報作為其經營運作的主要目標/結果。相反,它們主要關注“設施建設”——非創業孵化器尤為如此。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不正確的,因為創業孵化器不能以這種方式建設,而應當著重培育現有的成功(和大型)企業,並將一部分投資回報和成功經驗再投入到創業生態系統中。

二、孵化器設立的基礎並不均等。

創業孵化器克隆了其他專案的成功模式,並不意味著該孵化器也可以取得成功。每個創業生態系統都有所差異,創業孵化專案需要適應周圍的環境。在此舉個簡單的關於大學的例子:大學分為一流大學(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二流大學和三流大學。某些大學在理科方面排名靠後,可能文科排名中等;而某些大學在文科二流,可在其他方面屬於一流。創業孵化器亦是如此,可以分為優秀、良好、及格、不及格幾個級別。某些孵化器擅長幫助企業融資,而其它孵化器可能在其他方面有所擅長。

三、孵化器仍屬新生事物。

正如我們所知,孵化器出現的時間很短。即使您認為孵化器產生於網際網路泡沫時代,這也只有十年左右的時間。任何事物成熟,展現出重要意義的量變都需要更長的時間。那麼,我們將會看到眾多在融資方面成功的孵化器嗎?這一點無法確定,因為我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證據。目前成功的衡量標準(初創企業離開孵化器後成功融資)不能全面反映實際的成功情況。正如我們所知,完成融資並不是成功,這只是一些創初企業要做的工作。雖然創業者當時確實感覺是成功了,但事實並非如此。現在,融資是所有公司使用的標準,但是我們應該關注初創企業帶來更多的退出(未來的3-5年甚至以後),以這種方式衡量成功。但是,投資機構的退出很難與孵化器的成功有必然聯絡。許多退出是在企業成立7-10年後發生的,很難將此時的成功退出與孵化器相關聯。

四、孵化器的優勝劣汰。

孵化器的數量仍在增加,但是不會永遠如此。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將看到孵化器的數量出現下降。有些孵化器在投資回報方面表現較差,無法獲得持續的資金支援。有些孵化器未能培育出足夠多優秀的初創企業,未來創業者將不會擔心加入的困難。孵化器的優勝劣汰會有一個緩慢的過程,我們並不是處在岌岌可危的泡沫中,地球上的所有孵化器不會在一夜之間消失。此外,考慮到大多數初創企業實際上都失敗了。孵化器為什麼會產生不同的結果呢?

五、孵化器專業化。

我們已經看到過許多專業化的孵化器專案,而且我認為這種趨勢未來仍然持續下去。這一點不無道理,為了實現孵化器的成功,當地生態系統需要具備必要的要素:合格的入駐申請企業(包括許多具有創業精神的學生)、天使和種子投資者、風險投資者、合夥人、客戶和收購方。如果某個地區不具備上述所有要素,打造成功的孵化器就變得非常困難。有些城市在某些特定領域的生態系統是完整的;例如,加拿大蒙特利爾市擁有非常龐大的遊戲產業。在那裡運作專業化的遊戲創業孵化器完全可行。但是,在蒙特利爾市建立B2C初創企業比較困難,因為整個產業鏈非常薄弱。

六、孵化器差異化。

除專業化(例如在某個特定垂直領域內)外,我認為孵化器需要更多差異化。應該具備不同的孵化週期、清晰的目標(不是所有的孵化器都關注企業融資)、獨特的機遇(例如把創業者吸引到矽谷)和關鍵的合作伙伴等等。孵化器需要思考其獨特的價值定位,這樣才能有所差異,並脫穎而出。創業者需要發現每個孵化器的獨特價值,從而確定最適合的孵化器。

要學會溝通,學會與孵化器已入駐的企業和創業導師溝通,詢問他們的經驗、專案如何執行、帶來的價值、以及優劣勢等等。任何孵化器都不是完美的,而且無法確保成功。我想說的是,創業者需要從經驗中獲得兩件事情:學習與關注。我們難以對“學習與關注”進行量化,但這是初創企業初期階段最重要的事情。創業孵化器的宗旨應當是幫助初創企業學習與關注(而非籌集資金)

如果您是創業者,蘇州薩普軟體願與您同行!也許您剛剛起步,也許您碰到融資問題,也許您走到了創業的瓶頸期,微信我:me886losing,我們一起面對!

孵化器,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兒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