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的“小時代”悄然而至

類別: 寵物




■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拍一套寵物寫真比在影樓拍套人像寫真要貴出好多

■撲過來舔鏡頭的、打架的、拆道具的、跳河的、滾泥巴的、躲鏡頭的,什麼情況都有
■上海寵物攝影行業的攝影師不足10人,充分說明這一行有多難
□撰文/朱貝爾 攝影/任國強

“當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請你目送我離去,因為有你在我身邊,我才能幸福地去天堂旅行。所以,請無論如何不要忘記,我一直愛著你。”五年前,一部日本電影《我和狗狗的十個約定》讓無數人聲淚俱下。當年邁的狗狗辭世後,主人發現了它珍藏在狗窩裡與主人的一張張珍貴的照片,這一幕讓我們的心都融化了。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希望為愛寵留下珍貴的紀念,而寵物攝影這個行業也應運而生,我們找到了滬上兩位職業寵物攝影師,走近他們的生活,發現他們的人生故事。

謝薇Angel:
拍寵物要了解寵物的性格


帶哨的風,蔚藍的天。在浦東一處高階商品房的小區綠地裡,一隻喜樂蒂牧羊犬歡脫地跑著。“咔嚓,咔嚓”照相機鏡頭正對著這隻身材健美、性格活潑的狗狗。而鏡頭的背後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她身著粉紅色T 恤、白色熱褲,腳蹬米色高跟鞋,根據狗狗跑動的角度,她或盤腿而坐,或直接撲倒在地,灑脫、幸福寫在她的臉上。她就是職業寵物攝影師謝薇。

拍攝寵物寫真成本高

謝薇,上海人,畢業於復旦大學計算機系。2007年畢業後在一家IT公司做專案經理,待遇不錯。因為喜歡攝影,家裡又養了條哈士奇和一隻貓,所以她就一直給它們拍照。謝薇無意中看到了美國著名寵物攝影師凱琳·溫特的作品,才想到中國在這一塊還是很空白的,她覺得中國也應該有這樣的專業寵物攝影師,於是放棄了本來的專業開始認真鑽研寵物攝影,隨後成立了Angel寵物攝影工作室。

從開始為自己的寵物拍攝,後來為身邊朋友們的寵物拍攝,到現在為很多慕名而來的寵友們心愛的寶貝拍攝。謝薇說:“我一直在不斷地學習、創新、進步,力求每一套作品都做得更好。中國有很多好的攝影師,但真正瞭解寵物、鑽研拍寵物的並不多。就拿拍狗來說,我們需要很瞭解這個犬種的特性、結構、性格,才能知道應該怎麼去拍,哪個角度好看,拍攝中可能會遇到什麼問題,需要如何去和它互動等等。”

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普通影樓拍套人像寫真只要幾百元,而一套寵物寫真要那麼貴。這是有特定原因的,首先是裝置,為了捕捉動物快速的動作,攝影師需要高階的高速連拍和高速對焦相機,以及相應的大光圈鏡頭,裝置成本是一般影樓的2-3倍。然後是精力,寵物不像人,不會乖乖聽從指揮。而且為了保證作品的風格和質量,寵物攝影師都會親自完成後期製作,工作量甚至比拍攝現場還要大。

永遠不知下一秒會怎樣

“和寵物互動最有趣的就是你永遠想不到它們可能會做出什麼事情。”謝薇細數碰到過的種種狀況,“撲過來舔鏡頭的、打架的、拆道具的、跳河的、滾泥巴的、躲鏡頭的……有條薩摩MM很有趣,從頭到尾一有機會就丟下男主人跑到我身邊緊緊抱住我的腿不放,拍攝結束後直接跳上我的車死活都不肯下來,最後男主人只能鑽進車把她抱了回去。”

大多數寵物都不會乖乖地聽從攝影師的指示去拍照,所以在拍攝過程中,寵物攝影師會用到牽繩拍攝、擺拍、引導拍攝、抓拍等方法。“我們最常做的一件事是吸引寵物看向你的鏡頭。方法有很多:食物、玩具、叫名字、用嘴發出各種怪聲音等。最絕的一次主人為了吸引自家的狗,把鄰居家的小母狗借來舉在相機上方,效果奇佳。”謝薇比劃著。

記得有次在公園裡拍攝一條邊境犬,主人不小心鬆了繩子,狗狗瞬間很歡脫地跑沒影了,謝薇和它的主人花了半個多小時在公園裡找狗。最後當他們找到的時候,狗狗正愜意地泡在泥水裡享受SPA。最後他們只好再開車找附近的寵物店給它洗澡。

給謝薇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寵物是一隻巴西龜,主人在拍完家中愛貓後詢問能不能給他家的巴西龜也來幾張。可惜在整個拍攝過程中龜兄表示完全不想從殼裡把腦袋露出來,主人使盡威逼利誘,與其交涉了2個小時後無奈放棄。

兩種寵物最難拍

“有兩種型別的寵物是最難拍的。一種是老年的,對什麼東西都不感興趣,一臉苦大仇深的表情待在那裡,任憑你用盡手段也絕不看你一眼。還有就是躲鏡頭的,可能是在家被閃光燈閃怕了,它可以360度無死角地巧妙躲避相機鏡頭,以最快的速度給你個後腦勺或者屁股。遇到這幾種,我們只能選擇合適的場地讓它們自由活動,完全靠抓拍來完成拍攝。”謝薇道出了拍攝的難點。

說到未來,謝薇有著自己的堅持。“我想我會一直做下去的,因為我喜歡這些小動物,跟它們在一起真的很快樂,能給它們拍出美美的照片讓我很有成就感。未來的日子我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認可寵物攝影這個行業,我也有計劃在未來幾年佈置一個專門拍攝寵物的大型影棚。當然我個人更喜歡在外景地拍攝寵物,因為在自然的環境下它們會表現得更好。”

高超Simba:
將寵物拍攝提高到藝術境界


職業寵物攝影師,以前不可能稱之為一個職業,但現在,它變成了一個新的職業名稱。他將寵物的拍攝提高到了藝術的境界,讓人們發現了寵物的另一種姿態。2004年,24歲的高超還是一名國際貿易公司的職員,而現在,他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他的攝影棚也即將完工……而這些,得來其實並不容易。

創業:我是“獨立攝影師”

高超2004年大學畢業後到上海工作,2008年擁有了自己第一臺單反相機。他原來的工作是給一個國外的批發商採購產品,他說自己當時做的不是很開心,2008、2009年正好趕上國際金融危機,出口行業受到很大影響,於是他便辭職在家。

“辭職後,我給我收養的流浪狗Nimo拍了很多照片,釋出到網上受到很多人的喜愛,並且有愛寵人士邀請我給他們家的愛寵拍攝照片,時間長了,漸漸就走上了專職寵物攝影師的道路。”

去年,高超接觸到了國外“獨立攝影師”、“自由攝影師”的概念,獨立攝影師不和任何影樓機構簽約,一個人拍攝,在自己家的車庫也可以進行。從此他接受了這個概念,不再對外宣稱“工作室”,而是讓更多的人知道辛巴寵物攝影就是由他一個人主理和進行拍攝的。

談到投資,高超坦言自己投資最大的不是金錢,而是時間和精力。“我的攝影器材價值不足5萬元,影棚很多時候是租用或者在我家裡拍攝。我在2008年到2013年這5年間,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來學習寵物攝影知識。因為國內沒有寵物攝影教學的機構,也很少有這方面的書籍,所以我只能從茫茫的網路、雜誌、別的攝影師們公開發布的龐大的資料資料裡尋找我想要的那一部分知識。這些年,我摸索了一套寵物攝影的技巧和經驗。”

祕訣:要進入小動物的世界

受訪中的高超正在給一個特殊的小傢伙拍照,一隻淘氣的鸚鵡。只見他一會兒擺弄寵物道具小推車,一會兒給場景中加入奇異果等水果元素,以此來調整畫面的質感與色調。

“拍攝最困難的就是每個寵物都一樣,它們都不可能像拍人像照片一樣靠攝影師動動嘴巴就能指揮擺好POSE; 更難的是每個寵物又不一樣,有的對聲音敏感,有的對食物敏感,有的對玩具敏感,有的只對他的主人敏感,有的什麼都不敏感。”高超邊調大光圈,邊對筆者解釋。

拍完鸚鵡,高超又把鏡頭對準了自己家的一隻6歲的泰迪,來演示給筆者看拍攝寵物的方法和過程。

“泰迪還是比較乖巧的。在狗狗中,最不聽話的可能要屬哈士奇了。”高超提到他曾經給一隻小名叫“撒手沒”的哈士奇拍過兩次。它完全不聽話,高超事先想好的拍攝畫面根本無法得到它的配合拍攝,它的主人也十分無奈,一直牽在手裡怕它“撒手沒”。“後來經過慢慢嘗試,我說服狗狗主人放開手讓它試試,否則我實在沒辦法得到一些像樣的照片。狗主人鬆手後,它就開始撒歡似的沒有停歇地奔跑、和其它狗追逐,這樣我在旁邊用長焦鏡頭配合高速連拍倒拍到不少有意思的照片。”

高超拍過400多隻狗、100多隻貓,還拍過貂、魚、鼠、兔等動物。

未來:希望成為行業導師

現在,高超不僅有了自己的攝影事業,還開班授徒。“寵物攝影是一個新興的行業,我堅信它會越來越好,這也是我毫無保留地把我的知識和經驗傳授給新人們的一個原因。我希望有更多的人來專業拍攝寵物,擴大寵物攝影的影響力和接受度,在將來的10年時間裡,我會學習更多的拍攝理念和技巧,會有更多的人投入到這個新興的行業中,寵物攝影行業會更加興旺,我希望到時候我在這個行業裡是一名大家希望看齊的前輩、導師。”

“寵物攝影給了我很多快樂、感動和成就感。在國際貿易領域有沒有我,對國際貿易沒有任何影響,在寵物攝影行業多了一個我,或許對整個寵物攝影行業有很大的推動作用。”高超自信地說。

寵物寫真正當時

伴隨著寵物行業的不斷擴容,寵物的多元化需求也開始顯山露水。過去只求給寵物吃飽的想法已經徹底落後了,圍繞寵物洗澡、美容、求醫、穿衣、攝影等消費需求正悄然興起。

在國外,寵物攝影已經是一個相當成熟的行業,而在中國這才起步沒有多久,專業的寵物攝影工作室更是屈指可數。這和人們對寵物的觀念以及消費理念都有一定的關係。因為在國外,為寵物(家人)拍照留念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在國內花錢為寵物拍照還是有很多人理解不了的。

中國專職的寵物攝影第一人叫老秦,是北京的一位攝影師,出現在1990年前後,是中國寵物攝影師們的前輩、大哥。根據他的研究,在國外,從事職業寵物攝影的人員,根據自己的條件、愛好,分別做著不同內容的拍攝,佔據市場不同的角落。但是寵物攝影在中國幾乎還是空白,沒有形成行業氛圍,只有少數人在艱難奮戰。這非常符合現在中國寵物市場的大環境。

據瞭解,上海寵物攝影行業的攝影師不足10人。放眼全國,北京犬舍、寵物雜誌、網站比較多,寵物行業比較發達,相互帶動,比較繁榮,北京的寵物攝影師比上海多一些。從寵物攝影行業的從業者數量這麼少來看,就知道這是個不賺錢的行業。不管是上海還是北京,職業寵物攝影並不能取得巨大和穩定的經濟收益,全球都是如此。

但是為何我們採訪的兩位職業寵物攝影師都表示未來將繼續堅持呢?想必一位優秀的職業寵物攝影師一定是愛著他們的拍攝物件的,否則他們不會走得那麼高遠。同時,這個市場足夠大,拍攝可以滿足他們的基本生活需求。雖然這個行業緊張、艱難,但是對他們來說,每一筆生意都很有價值,很有意義。
寵物的“小時代”悄然而至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